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左游】人鱼paro(一)

说起来其实我正在写一篇草游,然后写到一半跑岔摸鱼去了还一口气摸完了……
感谢 @Alaska小鸟 太太的配图!【超美超好看

【正文↓】

狂暴尖啸的巨风和倾盆而下的暴雨中,他被倾倒的船体抛入到咸腥的海水中,激烈的海流并不打算给他丝毫挣扎求生的机会,上来就将他打翻、吞入到冰冷黑暗的海体中。他在刺骨的极寒中缓缓下沉,波澜起伏的海面离他尽力向前伸去的手越来越远,窒息的感觉渐渐将他吞没。

他觉得他就快要死了。

这时一抹微光擦过他的眼睛,他回眸向光源处望去,那一瞬间他以为他在濒死中出现了幻觉。

有人在更深的海水中静静地注视着他,对方柔软的蓝粉色头发在海流中飘动,翠绿色的眼瞳中闪动着好奇而拘谨的光芒。而在对方身下,一条深浅不一的蓝色鱼尾正缓缓地摆动,那些浅蓝和深蓝色的鳞片反射出宝石一样美丽的晖光。

太美了……

他睁大了眼睛,将站在生死的边界线上看到的这一幕深深地印刻在自己的心中。

最后一口的氧气耗竭,他张口吐出拳头大的气泡,在气泡缓缓上升的同时他无力地向深海坠去。在失去意识的最后时刻,曲线优美的晶蓝色鱼尾在他眼前摆过,随后一双冰凉的手轻轻地托住了他的身体。

左轮睁开了眼睛。

没有汹涌的海流,也没有窒息的悲鸣,更没有神秘美丽的人鱼,他的眼前只有挂着奢华吊灯的天花板。咸湿的海风从敞开着的窗口涌入,不远处的大海发出永不停歇的海潮声,几只早起的海鸥振翅掠过窗沿。

这是改造完成后他头一次入住这栋海边别墅,这种环境,也难怪他会做那个梦。

左轮从床上坐起身,按动了床头的一个开关,房间侧面一整面的墙壁随之展开,露出嵌在其中的巨大的玻璃鱼缸来。

几乎比水族馆的规格还要大,完美地整合在整座别墅中的鱼缸中源源不断地从海中抽出的海水缓缓流动着,珊瑚、水草和礁石铺在细碎柔软的沙地上,在设计师的努力下构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而在左轮卧室正对的鱼缸一角中,巨大美丽的贝壳敞开着,里面摆放着一些柔软的人工织物。

这几乎是世界上最大最美丽也最完美的鱼缸。

除了里面没有鱼这一点。

不会太久的,左轮伸手贴在冰凉的玻璃面上,凝视着里面空无一物的水体,想道:他的鱼缸不会空太久的,他已经掌握到了深海人鱼的线索,就算sol海洋保护组织一直在从中作梗,也无法阻止他实现自己的夙愿。

被丢在床头的手机发出蜂鸣,左轮拿起来看了一眼通讯人,将手机贴在耳边并接通了电话:

“Revolver大人,人鱼出现了。”

※※※

灿烂的金色鱼尾在蔚蓝色的海水中甩动。

猎人们骚动着,撕心裂肺地吆喝着,匆忙地在甲板上跑来跑去。扶在船沿边的人举枪连续射出带有麻醉效果的子弹,但皆是石沉大海;扑下的渔网被轻而易举地撕成数片,尸体凄惨地浮上海面;新引进的据说能轻易将鱼震晕的声波仪也丝毫没有起作用的迹象,那道模糊的影子依然迅捷如豹,难以捕捉。

虽然想了很多种办法去限制目标的行动,但就跟之前的几次一样,他们拿底下那条人鱼毫无办法。

距离深海人鱼的存在被证实已经过去了五年,距离汉诺财团公然发布巨额悬赏捕捉人鱼也已经过去了几个月,这个活跃于神话传说中的物种依然掩盖在一层神秘的面纱下。

为了将生活栖息在人类触之不及的深海中的人鱼逼到浅海来,垂涎于赏金的赏金猎人们用了很多种办法,从在海面上漫无目的地寻找、到派遣挂上有趣的人类制品的深海潜水艇引诱人鱼,当他们终于失去耐心向据说曾经出现过人鱼的海沟中投下威力巨大的鱼雷时……

有那么一条人鱼怒不可遏地出现了。

那是一条雄性人鱼,拥有着翠绿色的眼瞳和金子般璀璨的金色鱼尾,红宝石一样的红鳞零散地装点在金色鱼尾上,美到令人窒息。猎人们因它的出现而感到振奋,并给它取了个代号“playmaker”,磨刀霍霍地准备赶在同行之前捉住罕见的人鱼交给汉诺集团。

但仅仅只是第一周,他们就损失了整整五条船只。

比人们一开始所料想的更冷酷、机敏和凶残,人鱼的复仇上来就给了猎人们一个猝不及防的下马威。有的船在追逐人鱼的过程中闯入到了危险的水域,一头撞上了暗礁;有的船则被柔韧的绳索缠住了发动机,困在茫茫汪洋中无法动弹。除了没有杀人,所有活动在这一水域的赏金猎人们都被playmaker折腾得够呛。

而今天号称万无一失的捕获行动看起来也只是历史重演。

“老大!船已经不能……”

“又来这招啊?!”这艘船上赏金猎人的首领崩溃地抓头。虽然他们是为了钱而不择手段的一伙犯罪者,但现实注定了他们不能携带更多的武器上船,虎视眈眈的sol海洋保护组织会借机将他们告上法庭。所以虽然他们知道playmaker喜欢对发动机下手,却也无法为其安装防护,只能低效率地在发动机前密集地扫射,阻止人鱼的接近,不过事实证明了这是无效的。

罪魁祸首的人鱼在他们射程之外的海面上冒出头,金色、红色和粉色的发丝湿哒哒地贴在额间,有些疲惫地喘着气。虽然对方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但他们也完全不敢派人下水,傻子才会选择和一条人鱼在水里战斗。首领一看就知道今天的捕获行动也宣告失败,因为playmaker绝不会在还有危险的时候冒头,他只希望人鱼能行行好放过他的船。

这时漂浮在playmaker身边的一颗黑黑的圆圆的东西吸引了首领的注意,眼睛抽了抽,他认出那是在猎人界中鼎鼎有名的、代号为“伊格尼斯”的……黑珍珠。

伊格尼斯是一颗足足有拳头大的黑珍珠,本身就有一小撮赏金猎人因为它的价值连城在追捕它,但是……只要是混海洋寻宝这一块的赏金猎人都听说过“好不容易把巨大的珍珠贝捞上船怎么也撬不开的壳都打烂了结果里面的黑珍珠它自己圆润地滚了出来完美避开所有障碍物和拦截的人噗通一声掉下海自己跑了!自己跑了!!跑了!!!”的故事,首领甚至还听说那枚成精了的珍珠会口吐人言……

可你他妈只是一颗珍珠啊?!

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为了寻求庇护吧,伊格尼斯就突然和playmaker混在一起了,猎人们曾多次目击到黑珍珠形影不离地贴在人鱼身边游动。这对从一开始目标就是人鱼的赏金猎人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目标价值的附加额增长的同时竞争对手也变多了。

……明明只是颗珍珠!

远处人鱼发出奇异的叫声,穿透力极强的音波在海面上远远地扩散出去,首领心里顿时警觉了起来。

对上远处人鱼投来的冰冷的视线,首领心里发寒。他们团在猎人中也算是比较有实力的领军人物,投鱼雷、追捕人鱼最积极也是他们,所以他们和playmaker正面交锋的次数也是最多的,对对方的了解也是最深的。神话传说中靠歌声魅惑水手的能力……他想playmaker应该是没有的,平时也很少听见人鱼有发出过什么叫声,所以对方这是想干什么?

人鱼静静地与他对视,面若冰霜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而首领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在水手发出的高昂的警报声、船员们惊慌失措的呼喊声中,黑白相间的鲸群发出悠长的鲸鸣、翻身喷出高涨的水柱、并振翅拍出滔天的水花!来势汹汹的虎鲸群极不友好,平时都会有意避开船只的它们此时却迎头而上,庞大的身体一头撞在船侧。

船体剧烈地摇摆,站在甲板上的猎人们人仰马翻,有好几个直接被甩飞到了海水中。虎鲸是极其聪明的一种动物,它们专注于撞击船的同一侧,很快这艘不大的船只就摇摇欲坠,摇摆着向一边倾翻而去!

在天旋地转的前一刻,首领挣扎地看向人鱼所在的方位。

金色的鱼尾甩着水花,随后隐没在深邃的海洋中,失去了踪迹。

※※※

在茫茫的大海上,有一艘小快艇摇摇晃晃地飘在碧蓝色的海水上,戴着墨镜的的男人百无聊赖地坐在板凳上钓着鱼。几只海鸥拍着翅膀鬼鬼祟祟地落在快艇的甲板上,佯做歇脚的样子向着装着小鱼小虾的饵料桶发动了偷袭。

“喂喂!”男人及时地发现并摆手驱赶这些可恶的小偷:“不要偷我的鱼饵啊!钓上鱼的话我再分给你们吃啦,钓上来的话。”

少年的声音接过了他的话头:“可是草薙桑你鱼钩上的饵已经被吃掉了的说。”

“游作!”草薙也顾不上什么鱼饵了,惊喜地回头看向海面,少年模样的人鱼从海水中露出头,正趴在船沿上抬头看着他:“欢迎回来!看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然后我也平安无事地回来啦~”黑色的球状物不甘寂寞地也冒出水面。

“你无所谓啦。”

“好过分!”

然而另外两人都没有搭理气急败坏地在水里咕噜噜地旋转的价值连城的黑珍珠,草薙重新看向相熟的人鱼:“我听说了哦!你召唤虎鲸群撞翻了那群猎人的船对吧?这不是超厉害的吗!”

游作望着他唯一能够信任的人类,身下晶蓝色的鱼尾在水中微微摆动:“真快啊。”

虽然草薙有跟他解释过什么叫手机,但连人类的语言都是最近才学会的游作依然不是很能理解人类的通讯技术。他明明解决完猎人之后就马不停蹄地游到了这里,一直待在这里钓鱼的草薙居然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这么说起来难道人鱼还有使役海洋生物的能力吗?”草薙掏出自己的小本本,准备做笔记。

游作摇摇头:“前段时间帮它们族群里的小虎鲸解开了缠在身上的绳子,它们说什么也要帮我一个忙,这样而已。”

“那就是有交流能力。”草薙了然。

草薙翔一,本职是热狗店老板,兴趣爱好是出海钓鱼,暗地里是海洋生物爱好者兼海洋环境保护人士,黑历史则是赏金猎人。听上去有些复杂,其实也不过是一个男人为了谋生从事了违法犯罪的高危职业、结果半道迷途知返发现了自己爱好和平的本质、一边洗心革面地搞起正当行当一边利用过去的人脉辅助想向猎人复仇的人鱼的、无趣的故事而已,其中最出彩的部分,大概也只有面前这条不可思议的人鱼而已。

游作便是猎人们口中代号为playmaker的那条人鱼,虽然现在看来那条美丽的鱼尾是深浅不一的蓝色,但当游作警戒起来或遭遇战斗之后它就会幻化为带红鳞的金色鱼尾。这可能是一种威吓敌人的战略,就像蝴蝶会用翅膀上眼睛一样的纹路吓唬捕猎者一样,而平时和海水融为一体的蓝色便是另一种保护色。草薙是这么猜想的。

“草薙桑,”人鱼往他身后张望:“今天没带着吗?”

“带着哦,稍等一下。”草薙从一旁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保温盒,从里面取出自己所经营的热狗店的名产——大份原味热狗,递到游作伸过来的手掌上。人鱼的手臂侧面带着不明显的鳍,但这并不妨碍他小心地捧起热狗,在不沾上海水的情况下一小口一小口地向嘴中送去。

看美丽的人鱼吃东西简直是赏心悦目,草薙慈爱地撑起下巴注视着游作。虽然游作辩解说是浅海的鱼不合自己胃口,但草薙知道他其实相当喜欢自己做的热狗。自打第一次给对方尝过了之后,每次和赏金猎人的战斗结束之后,体力大量消耗的游作都会理所当然一样地来找他讨要热狗。

“要是游作能到我的店里去就好了,现做的热乎乎的热狗才更好吃呢!”草薙遗憾地叹道。

吃到一半的游作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自己埋在水下的鱼尾:“短时间的话,我是可以把尾巴变成人类那样的双腿的。”

“但是缺水对你来说很危险吧?虽然我可以把车开到海边,不过海滩那边的话也容易被猎人发现……”草薙纠结着:“还是算了。”

在一边打转的黑珍珠闻言插话道:“我的话离水多久都没关系哦!”

“你无所谓啦。”

“想打架吗热狗大叔!”

游作按下跳起来溅了他的热狗一身水的珍珠,问道:“说起来最近赏金猎人有什么动向吗?”

“嗯……”草薙回忆道:“就今天你战斗过的那伙赏金猎人,好像有传言说汉诺集团的董事长亲自去视察他们了。”

“汉诺集团的董事长?”

“Revolver,他就是那个开巨额悬赏捕捉深海人鱼的人。”

※※※

左轮:“……”

左轮:“……”

左轮:“……”

左轮坐在直升飞机上,靠在窗边看着下面整个翻了过来的船,一群狼狈的猎人正喜极泣泪地坐在救生小船上向他的直升飞机招手。左轮是有听下属汇报过抓捕人鱼的赏金猎人们连连失利的情况,但他以为只是人鱼的踪迹难以捕捉、人鱼逃跑速度极快的这种比较温和的情况,但眼前这个……

记忆中小人鱼羞涩胆小的表情还历历在目,左轮难以置信地看着下面堪称惨烈的景象。

这……什么情况?

评论(41)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