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左游】人鱼paro(三)

悄咪咪地把前两章改成了(一)和(二),越写越长到底是什么毛病😂
沉迷游戏大概只能保证一周肯定会更新一次x

【正文↓】

早就埋藏在海泥中的渔网被渔船上配备的大型机器拉起,从下面托住了渐渐下沉的人鱼。人鱼翡翠般的眼瞳半开半合着,但里面没有往日的光彩,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蓝色的鱼尾无力地搭下,血丝从晶蓝色的鳞片的缝隙中渗出,在人鱼强大的自愈能力下伤口浅了不少。

蚌精下意识地从大小刚好的网格中硬挤了出去,但回首看看被渔网束缚住的人鱼,Ai只能又气又急地又挤了回去,藏在人鱼鱼尾侧生的粉色鱼鳍下。

“你居然真的开枪了!?”草薙难以置信地朝左轮喊道,差点挣脱身后猎人的钳制。

“只是麻醉弹而已。”左轮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缓缓被拉上来的渔网,漫不经心地回应道:“因为不清楚什么样的剂量能一发麻倒人鱼,姑且用了和麻倒一头雄狮相同的量。”

“怎么能这样……”草薙说道,随后被终于从海中显露出身影来的人鱼夺走了注意:“游作!没关系吗?游作!”

但游作没有回应他的呼喊,在船上赏金猎人们爆发的欢呼声中,少年模样的人鱼软绵绵地躺在被吊起的渔网中,优美的鱼尾蜷缩成一团,看不见面容。成吨的海水不断地从人鱼身上和渔网上滴落,机器慢慢转向将网提到甲板上来。

“该死……”草薙紧咬着牙齿,为看作干弟弟的人鱼因为自己遭受这样的痛苦而感到心痛不已。

左轮抬头看着网中的那抹蓝色,那是世间罕见的深海人鱼,同时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如愿以偿的感觉还不太真实,他只能在心中不断默念接下来要做的三个步骤,让自己冷静下来。

对……一,首先要确保人鱼能够活下来。

机械臂在船员的操控下慢慢放下网,但兴许是太兴奋太着急了,在人鱼离甲板还有两三米高时机械臂就松开了渔网,令人鱼重重地摔在了甲板上,无意识地发出一声闷哼。

那一刻,草薙和左轮几乎是异口同声,怒斥道:“给我轻点啊!”

操纵机械臂的船员于是瑟瑟发抖:“十、十分抱歉……”

左轮快步走上前去查看人鱼的情况,在蹲下身的同时挥了下手,一直守候在甲板上的几名戴着眼镜看起来就很有文化的人就激动地围了上去。

草薙知道他们是几年前人鱼存在的消息爆出来后一直在研究人鱼的科学家,只是苦于人鱼的踪迹实在是难以追寻,只能通过猎人的只言片语艰难地继续研究。草薙刚被抓那会儿,听说他和一条人鱼相熟的科学家们还在不停地向他讨问人鱼的生理状况、生活习性等的情报,热情得草薙都有些招架不住。

他也很想一同上前查看游作的状态,无奈身后猎人怕他再瞎嚷嚷碍主顾的事,毫不留情地将他拖了下去。

人鱼无知无觉地侧躺在甲板上,覆盖在身上的网被青年小心地揭开,左轮单手扶地、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落入网中的猎物。这么搁在陆地上一看,蓝尾的人鱼也并没有显得很大只,从头到尾大概只有一米七几的样子;柔软的蓝粉色的发丝下,昳丽的面容也稍显稚嫩,纤长的睫毛在紧闭的双眼下微微抖动;尾部被枪击的部位已经愈合了,只有残缺的鳞片提醒着此处曾受到的创伤。

兴许是麻醉的效果还未从尾部传至上身,人鱼的手突然用力地虚抓了一下前方,细嫩的皮肤被粗糙的网绳磨砺出红色的瘀痕。左轮愣了一下,注意到人鱼正艰难地喘息着,似乎在变得越来越痛苦。

左轮皱紧眉头,问道:“他怎么了?”

“好像是有点呼吸不畅,”围过来的那些科学家其中之一回答道,但他们也是头一次接触到人鱼活体,一时之间也有些束手无策:“可能是麻醉的原因,总之先试试输氧……”说着,他的同僚已经拿出了输纯氧的器具。

“白痴!”这时一个声音气急败坏的骂道:“你输氧有屁用!把他放到水里去!他只是失去意识以后身体的呼吸方式切换不过来了,你给他再多的空气氧也没用!”

左轮看着从人鱼的鳍下滚出的黑珍珠:“伊格尼斯。”

科学家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它在水里时是用鱼鳃来呼吸的、到海面上才像我们人类一样鼻腔呼吸,原来是这样吗……诶!?为什么这这这、这颗珍珠会说话!?”

“待会再叙旧吧!别废话了!”Ai在甲板上跳动着,发出一声声脆响,远远地围观的猎人们看得心惊胆战,生怕它把自己给磕碎了:“动作再不快点他就要窒息了,你们是想要活着的人鱼吧?”

科学家自然也不希望人鱼就此死亡,闻言惊慌失措地喊道:“那谁来、请哪位去准备一下担架!”

科学家的话音未落,就见自己的主顾已经干脆地前倾身体、伸手揽过人鱼的肩头和尾巴将其抱了起来,也不在乎这是不是会把自己身上名贵的衣服弄湿,转身向甲板另一头走去。人鱼的脑袋轻轻靠在青年的胸膛上,不看发髻后伸展的耳鳍,它看上去就只是一个秀丽的少年,努力呼吸的模样轻易就能勾起人们的怜惜之情。

那头一向很有眼力的Specter已经指挥猎人将一个大水箱的盖子掀开,水箱约莫半米多高,里面盛满了清澈干净的海水。左轮冲Specter点点头,将怀中的人鱼轻轻放进水中,看着人鱼有所缓和的脸色,他松了口气。

“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啊。”Ai在一干猎人复杂的注视下跟在左轮身后一路咕噜噜地滚了过来:“你真的要养他吗?老实说,这家伙霸道又任性,根本不听人说话,攻击性又强,想驯服他可是很难的。想要养宠物的话,还是去抓另一条温顺可爱的人鱼比较好哦!你态度好的话,我可以考虑帮你……”

蚌精喋喋不休地说道,却被左轮一口打断:“他就好。”准确的说,非他不可。如果随便一条人鱼就可以满足的话,他早就去抢sol某部长偷偷养在家里的人鱼了,不比在茫茫海洋中搜索踪迹难寻的深海人鱼来得轻松吗?

“这、这样啊……”Ai暗自着急,想不出什么好主意能带着失去意识的游作逃离汉诺首领的魔爪,却也知道到了陆地上再想跑就更难了,只好扯些闲话试图将对方的目光从人鱼身上剥离:“话说你倒是看我一眼啊!我也落网了哦!你之前不是还在发悬赏令抓我来着吗?就五百万的那个!”

左轮被吵得烦不胜烦,觉得当初会发悬赏抓这玩意的自己真是钱多没事干,于是语气恶劣地回道:“你只是一个装饰!鱼缸的!所以闭嘴!!”

Ai:“……”好气哦!

满载而归的舵轮在码头抛下船锚,另有豪华加长版的豪车、防守严密的货车以及几辆保安车早已等候在那儿,装有人鱼的水箱被安全地移动到了货车后车厢,然后汉诺集团的总裁也蹲了上去。在车队威风大气地驶往左轮的海边别墅时,豪华加长车的司机不禁检讨起自己到底是来干嘛的。

人鱼的状况一路过来都还算稳定,虽然没有醒过来,但麻醉的效果好像已经开始退去,湛蓝色的鱼尾偶尔会抽搐一下。左轮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水箱旁,手里摩挲着打捞上来的、当时从人鱼身上落下的几片鳞片。半边璀金半边澈蓝的鳞片就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光彩照人,送到拍卖会去一定能拍个好价钱,但左轮不会这么做,也不会允许他的人鱼的鳞片落到任何人手中。

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草薙翔一在码头的时候就打发给了一直抓不到人鱼怨气很大的猎人们,而考虑到其对深海人鱼习性的了解,有助于饲养的顺利进行,伊格尼斯则被左轮勉为其难地一起带了回来。被威胁了“再逼逼就把你泡在臭水沟里”的蚌精此刻被封在一个玻璃罩子里,安静如鸡。

“话说回来,‘游作’这个名字是草薙翔一给他取的吗?”左轮突然想到这一茬。

“嗯?我遇到游作的时候他就已经叫这个名字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Ai回答道:“就算是新取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人鱼本来又不会说人类的语言。”

“也是。”左轮挽起衣袖,伸手探进水箱中轻抚了一下人鱼的头,细细软软的蓝粉色发丝蹭过他的手心:“ㄞㄘㄛㄛ……”他低语道。

“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没有,闭嘴。”

“啊啊啊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行啦知道了我闭嘴就好了嘛!”

※※※

“哇!塞!”Ai叹为观止:“你脑袋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左轮眼神锐利地瞪了一眼丢在茶几上的黑珍珠:“闭嘴。”

依然昏迷不醒的人鱼已经被搬进了别墅内镶的鱼缸内部,正躺在左轮卧室正对的巨大扇贝里,身体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起伏,偶尔会有一串气泡从嘴边漏出,优美的鱼尾侧放在细腻的白沙和葱绿的水草中间。

左轮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自己从小到大梦寐以求的画面,有些疲惫地打了个哈欠,他也是为了成功捕捉人鱼彻夜未眠地做了许多准备工作,神经紧绷到现在也有些撑不住了。揉了揉眉心,反正人鱼还没醒,他打算先睡一小会儿,醒来再考虑其他的。

被关进鱼缸的人鱼就如同笼中鸟一样,只能在他的掌心歌唱舞蹈了。

睡之前,他也没有忘记把喋喋不休的蚌精扔出自己的房间,锁在绝对无法突破的展示柜里。兴许是多年的夙愿达成、心头大患以解,左轮几乎是沾着枕头的瞬间就立马睡着了,而睡得太舒服的结果是,他又做了幼时遭遇海难的那个梦。

对,那个时候……

溺水的男孩被小人鱼救下,送到了一座不大的无人岛上,男孩在岛上找到了一些淡水和水果,勉强延续下了自己的生命。他并没有继续深入岛屿内部寻找更多的生存素材,而是选择留在那片礁石密布的沙滩上。

男孩在礁石的阴影中醒来,转头看了看自己画在沙滩上巨大的“sos”的标志和毫无动静的天空,疲惫地叹了一口气。他拿着半截椰子壳从藏身的石缝中爬出去,打算去岛中的溪流舀点水喝,迈出去的脚却迎面撞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两条濒死的沙丁鱼被丢弃在沙滩上,鱼嘴还在拼命地一张一合着。

来了吗?!

虽然被困在这样的孤岛上艰难求生,获救的希望渺茫,但那一刻男孩几乎可以说是欢呼雀跃。他转身从石缝的角落捞出两个果子——那是他所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野果中成色最好、看上去最好吃的两个,拎起那两条鱼,男孩急急忙忙地跑向海岸。

海浪拍打着近岸的礁石群,男孩有些笨拙地爬到其中一块的顶端,放目望去。清澈的海水泛着白沫,除了几只受惊的螃蟹横着爬过,他并没有找到任何希望看到的迹象。

男孩没有放弃,他知道对方一定就在附近,胆小羞涩的人鱼从不会干脆地出现在他面前。就算昨晚他们还在一起玩得好好的,到了第二天人鱼也一定会反复确认他没有突然变坏,这份谨慎让男孩很无奈,却同时也感到放心——这样他的人鱼就不会轻易地被渔夫抓走了。

“呐,你来了吧?”男孩试着呼唤人鱼,即使他明白人鱼其实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出来吧!我带了礼物给你哦!呐?”

他喊了好一会儿,才在几米外的一块礁石后看到晶蓝色的尾巴一晃而过,人鱼从礁石中间被海水浊食出的洞后面歪头看着他。他觉得这条人鱼应该跟他一样还是个孩子,对方圆圆的的脸还带着婴儿肥,藕节一样白皙的手臂肉嘟嘟的,看过来的眼瞳就像一对美丽的翡翠。

男孩没有贸然上前,而是坐在自己的这块礁石上等人鱼自己过来。不是因为他耐心很好,而是经验教训告诉他冒冒失失地过去绝对会把胆小的小人鱼吓走,那它可能这两天都不会再出现了,这是男孩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见到的。

果然又过了一会儿,人鱼慢悠悠地从礁石的间隙中游了过来,小心地将手放在礁石边缘,抬头好奇地看着男孩。那条胖胖短短的鱼尾甩动的动作稍显别扭,虽然当时没怎么在意,但获救后的男孩细细回忆这段记忆之后,才终于想通那大概是年幼的人鱼在将他托送至无人岛时必须不断地摆动自己的尾巴、让他能漂浮在水面上呼吸,那长时间的动作而造成的损伤。

“这个给你。”男孩将手中的果子塞了一个到人鱼手中:“虽然不知道人鱼吃不吃这个……但是这个在海里可是吃不到的!试一试吧!”

小人鱼捧着那粒野果,左右看了看,困惑地挑起眉头,又抬头看向男孩。

“这个是拿来吃的,你看,”男孩咬了一口自己手上的果子,甘甜的汁水随之涌入口中:“像这样!”

小人鱼歪了歪头,似乎是在权衡着有没有尝试的价值,随后它将野果递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咬了很小的一口。

“ㄤþ!”在男孩欣喜的目光中,人鱼发髻后小小的耳鳍抖了抖,随后它三口两口地吃掉了整颗果子,并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小人鱼会救下他并徘徊在这附近时不时来看看他的原因,男孩猜测是因为好奇心和求知欲。它还那么小,又居住在人类无法触及的地方,兴许这是它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人类——和它自己长得很像却又没有鱼尾巴的生物,于是出于好奇、或许还有些许的同情,它便从救下了跌入海中的男孩。而每次男孩向它展示新奇的物品或技能(比如用椰子壳舀水)时,小人鱼都会莫名地高兴和兴奋,所以男孩也就绞尽脑汁地在人鱼来拜访的时候准备新的惊喜给它。

“我待会还想试下生火烤鱼!烤好了再分给你吃!”男孩将自己手中的那颗野果也递给人鱼,说道。这大概是他这辈子话最多的时候,被他的家庭教师看到一定会大吃一惊:“呐,等爸爸派来的人找到我以后,跟我一起走好不好?人类的城市里有更多有趣好玩的东西在,我们能一直一起玩游戏!”

人鱼并没有听懂他的话,只是感受到了他的兴奋,以为还有更好吃的东西在,碧蓝色的鱼尾在水中期待地甩了甩。

“对了!就算使用的语言不一样,你也应该有名字的吧?”男孩指着自己:“我的名字是左轮,你呢?”

人鱼只是歪头看着他。

男孩更用力地指了指自己:“我是……左——轮——”然后指向人鱼:“你呢?”

小人鱼盯着他的手指,思索了一会儿,在男孩打算再来一遍时,它小声地开口:“……ㄞㄘㄛㄛ。”

“……啥?”男孩纠结地扭了下舌头,发现自己要发出那几个音不是一般地困难。但他没打算放弃,想到下次呼唤小人鱼的时候他就可以直接喊它的名字了,他也非得学会这几个发音不可。

“那就约好了,在救援到达的那天跟我一起走吧?我会一直等着你的!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对吧?”

然而事实证明男孩还是想得太美,当半个月后汉诺集团的直升机终于找到他们的少东家时,训练有素的保镖们根本就不理会小孩子任性的要求,更不会听信人鱼之类的鬼话,便将他强行带上了直升飞机。男孩哭喊着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人鱼的名字,人鱼最终也没有出现,只是当直升飞机飞上天空之后,男孩透过舷窗看到了有一尾鱼一样的影子从礁石群中游开,翻身潜入海中。

左轮睁开眼睛,一时之间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身处何方,他翻了个身睡眼朦胧地看向自己的鱼缸,看向那空荡荡的贝壳床……然后瞬间就吓醒了。

他的鱼呢?刚刚还在这里的,那么大的一条鱼呢?

翻身下床,左轮快步走到鱼缸跟前,手掌贴在冰凉的鱼缸玻璃上时,刚刚混乱的大脑也清醒过来了。大概是躲起来了吧?他的鱼缸也不止这一个分块,除去睡觉用的这一处,其他进餐、娱乐、和人亲密接触之类的分了十几个模块,之间都是四通发达的,溜到其他分块去倒也不奇怪。

试着敲了敲玻璃,鱼缸中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是不愿意见他吗?

左轮沉思着,随即摇摇头,转身离开房间,准备去挑选今天喂人鱼的饲料——当然肯定是用一般平民吃不到的高级食材做的。

算了,反正用监视器看一看就知道他躲在哪里了,就这么晾着磨一磨性子倒也不赖。这么些年下来他的小人鱼都长歪了,船都能弄沉好几艘,左轮自认自己没有船结实,还是等人鱼温顺一些之后再接触比较好。

到时候再问问他,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救过一个人类男孩的事情好了……

※※※

十天之后,左轮背着手烦躁地站在鱼缸前,很想把十天前决定磨一磨人鱼性子的那个自己揪出来揍一顿。

他的人鱼,已经整整绝食十天了。

评论(49)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