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左游】猫妖paro(二)

我真的有丢过骰子🌚依然是铺垫的一章,草薙弟弟有私设

【正文】↓

游作是天生的九命猫妖。

他的父母可能都是修炼千年的强大妖怪,但妖怪没有抚育后代的本能,在诞下年幼的猫妖之后不久,母兽便弃他而去。妖怪早慧,幼妖一出生就懂得懵懵懂懂跌跌撞撞地寻找食物和水,哪怕因为太弱小而经常饥寒交迫,也能从蕴含妖力的月光中摄取生存所需最基本的能量。

但游作不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

高空坠地的巨大冲击将他的肉体碾成肉酱,也粉碎了他的记忆。

九条性命现在只剩下八条。

幼猫血肉模糊的猫尸被包裹进密不透风的垃圾袋里,将其视作不详象征的清理工,远远地给抛到阴暗小巷的垃圾堆里去了。当幼妖的意识从孤寂昏暗的死亡之海重新返回到肉体之时,肮脏的环境、压在身上的重物、以及密闭的空间中稀薄的氧气险些令其经历二次死亡。

这个时候,是草薙兄弟救下了他。

草薙翔一那天只是为了养活自己和相依为命的弟弟、照例在垃圾堆里翻找能用来换钱的空罐空瓶,却在中途听到了微弱的猫叫声,于是他花了点功夫,找到了绒毛上结满了血块的奶猫。

只有巴掌大的奶猫虚弱而痛苦地呼吸着,每一次呼吸都会引发剧烈的疼痛,骨骼粉碎的四肢软绵绵地吊着,一眨不眨的眼瞳溃散、看不清周围。草薙断定这只猫不可能活下来,他想将濒死的猫放回原处,但嗅到人类气息的奶猫挣扎起来,胡乱地蹭着他的手掌,细小的乳牙无力地啃着他的皮肤。它求生的意志是如此坚定,心生恻隐之心的草薙于是将奶猫揣在怀里抱回了家,打算跟死神争夺一下这条幼小的生命。

草薙弟弟比哥哥更心疼奶猫,但他们能做的不多,他们没有钱将奶猫带去给专业的兽医,也没有药物和条件能延续奶猫的生命。他们只能将奶猫包裹在家里最温暖的一条旧毯子里,喂给它一些水和米糊,然后等着老天来决定它的命运。

奇迹般而又注定的,猫活了下来。

活下来的猫便和草薙兄弟生活在了一起。草薙兄弟买不起猫粮,于是他们吃什么猫就吃什么,从来不会挑食;猫跟着他们一块儿去捡瓶子,趴在他们中间一块看书,在他们说话时侧耳倾听,寸步不离;比起弟弟来说猫更喜欢哥哥,睡觉时总是钻到哥哥的被窝里,草薙弟弟为此吃了好多次醋……

风平浪静的日子就这么过了好几年,草薙兄弟的生活环境也渐渐有所改善,哥哥学会了修理电脑的技术、可以做一些更赚钱的活计,弟弟则专心攻读学业、希望毕业之后能进大公司工作。也有钱给猫买营养健康的天然猫粮吃了,但猫还是更喜欢吃草薙偶尔烤的热狗,每次都会翘着尾巴在一边等待。

草薙兄弟都在从男孩长成青少年,而猫却一直很瘦小,明明已经是成年猫的年龄了,却依然保持着幼猫的体型。草薙兄弟觉得这是它年幼时受过致命伤的原因,更加心疼宠爱它了。

然后在一个平凡的日子里,在外出给别人修理电脑完回家的草薙面前,猫突然……

变成了人。

其实也没那么突然,征兆早就存在。草薙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家的猫灵性十足,不仅能根据人的话语做出反应,有时甚至就像真的听懂了人们在说什么一样,在草薙弟弟说它坏话的时候一尾巴扇在对方脸上。但就算是这样,在拉开家门看到一个约莫五六岁、白白净净赤身裸体的男孩顶着一对猫耳甩着两根猫尾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草薙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心理冲击。

提在手中的工具箱随着一声巨响直直地摔在地上,草薙目瞪口呆地盯着对方呆滞了很久,才犹犹豫豫地问道:“……游、游作?”

男孩睁着一双与猫如出一辙的翡翠绿眼瞳面无表情地望着他,脑袋上毛绒绒的猫耳紧张地抖了抖:“吵第……”似乎是非常不满意自己的发音,男孩羞愧而恼怒地抿起嘴,不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日……我的天……我勒个去……草薙用仅剩的理智颤抖着手掏出手机,给差不多放学了的弟弟打电话:“喂是我……你回来路上去买几件童装回来……你问那么多干嘛买就是了!”

对面还没问清楚就被挂断手机的草薙弟弟:“??????”

游作虽然自学了人类的语言和文字,但猫的生理结构和人类很不相同,他也从未试过像人类那样说话,所以刚开始说起话来磕磕绊绊结结巴巴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在接下来断断续续的对话中草薙总算了解到了游作猫妖的身份,也大致知道了他在被他们兄弟收养前的身世——因为失忆的缘故,几乎是一片空白。

猫妖所记得的只有,有人曾将自己从高楼上扔下,以及有人曾捡起脏兮兮的奶猫紧紧地抱在怀里,这两件事情而已。

草薙问猫妖:“想复仇吗?”

“嗯。然后……”猫妖翠绿的眼瞳中闪着光:“找到那个时候的那家伙,回报恩情。”

※※※

“原来是这样啊!”

蛇妖张大嘴巴说道,这只被游作随便地取名为Ai的蛇妖原本是鬼鬼祟祟出没在热狗车附近的小妖怪,被担心它伤人的猫妖暴力擒获之后,反过来缠上了猫妖,扎根在猫妖的影子中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据它所言它也曾是古代统领一方的大妖怪之一,只是被封印了千年实力锐减,虚弱到无法自己产生妖力,想要蹭几口猫妖充溢的妖力恢复原身。

……不知道游作是怎么想的,反正草薙觉得这丫肯定是在吹牛!不过看游作这么多年来难得遇见了一个同为妖怪的存在,似乎也在有意纵容对方,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暂且接纳了这条烦人的小蛇妖。

“对,所以要尽量避免游作到太高的地方去。”草薙强调道。这会儿猫妖已经平静下来,正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望着屏幕发呆,只是偏过一只耳朵听他们说话。

“然后,你们现在是在追查你失踪的弟弟的线索?”Ai吐着蛇信:“说是去汉诺面试入职就再也没回来过,也联系不上来着?”

“就是说啊!而且问了汉诺集团他们居然说没见过他这个人,这么大个人了都能把自己弄丢,真是给人添麻烦的家伙!”草薙大倒苦水,仿佛那个因为弟弟失踪寝食难安好几天睡不着觉的人不是他一样:“我早就说了去汉诺不如去sol,虽然半斤八两但起码sol是国企有政府监管还干不出拐卖人口的事来。”

“那现在有线索了吗?游作最近常去的那座大宅的主人就是汉诺的董事长Revolver吧?既然掌握着汉诺的最高职权,他肯定是知道什么的!”黑蛇说道,假装自己根本就不认识那个戴着子弹耳饰的青年。

这时一旁的少年插话道:“他应该不知情。”

“诶?”

“最近汉诺的支出中有一处打着科研实验名号的巨大缺口,其他的财政都很正常,要说可疑的话,只有这个了。”游作说道:“Revolver……他应该也觉得这不正常,专门用记号笔画出来了。”所以他才能一眼就看到最重点的地方。

“那这样的话,既然他也想调查这件事,你们说不定可以跟他联手啊!那样进展不是会更快……”

“不……”草薙打断了蛇妖的建议:“还有一件事,游作记得的当年他被抛下的那栋楼房顶层……我们调查了一下,发现那里最近二十几年来的住户都是Revolver以及他的家人。”

“如果当年那件事是他做的,那他就是游作的仇人了。”

少年没有回话,单手支着下巴望着屏幕发呆,反射着光屏晶蓝色光芒的碧绿眼瞳中情绪不明。

※※※

“我觉得……我爱上了一只猫。”

德高望重在业内也颇有名望的心理医生抬眼面无表情地望了一眼正襟危坐地坐在对面的青年,他是知道对方的身份的,好好的一个年轻有为前途似锦的年轻人,怎么就变成动物恋者了?随后医生挂上职业级的慈祥和善的表情,问道:“既然您用上了‘爱’这个动词,那也就是说在您的心目中您对那只猫的感情已经超越了人们正常对动物的喜爱之情的范畴?”

左轮咽了口唾沫,要承认自己可能存在精神问题对一直身为人上人的他来说显然是很困难的,但既然他主动预约了心理医生,就表明他已经下决心要直面这一问题。他呼出一口气,肯定道:“是的。”

“嗯,那我接下来会问您几个问题,请如实回答,这样我才好给出客观的建议。”医生继续问道:“那请问您之前有爱过别的人吗?”

“没有。”

“别的动物呢?”

“……没有。”

“哦,那还是初恋啊。”医生点头,在纸上写写画画。

左轮:“……”回答这些问题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尬,青年下意识地玩着手指,觉得在公司会议中与思想顽固的老部长们唇枪舌战都没现在来得紧张。

医生没有理会他的小动作,心平气和地继续问道:“那么下一个问题,您认识那只猫多久了?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对它产生了感情?”

左轮回答道:“认识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察觉到的话是大约一周之前。”

“他?是只公猫吗?”医生惊了一下,随后想到这可是连种族都跨越了的伟大爱情,与此相比性别已经不算什么了:“啊抱歉,是我大惊小怪了。咳咳……”

医生看向下一个问题:“请问在面对那只猫的时候,您会产生情欲吗?”

因为刚刚几个正常的问题而放松的左轮:“!?”

看他一脸懵逼,医生善解人意地解释道:“就是会不会产生上了它的冲动,而且公猫不是经常会那个啥吗——舔自己的蛋蛋?”

诶是吗?他为什么没有在我面前舔过?!他舔起来的话会是……左轮一边疯狂警告自己打住不要再往下脑补了,一边窘迫地支吾道:“呃那个……”

“请如实回答。”

“……偶尔……会有……”

左轮恨不得就地找个地缝钻下去。

“唔唔……但是还没有进行过是吧?”医生放下笔,将两手交叠在一起:“其实问您这些最主要的是想分辨您口中的爱到底是由性欲产生的动物恋性向,还是更虚无缥缈的‘真爱’。”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有可能的话,您会愿意和他结婚吗?像一对普通的新婚夫妇许诺一生一世只爱他一个?”

※※※

左轮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霓虹闪烁的整座城市,子弹型的耳饰垂落在脸侧,光洁的窗玻璃倒映出青年沉思中的表情。这些几乎包围了整层楼的落地窗便是装修最凸出的成果,能站在这栋顶层公寓俯瞰整座城市的,也只有掌控汉诺集团的鸿上一家能做到了。

这时一个人从未开灯的房间中的阴影踱步而出,恭敬地向左轮鞠了一躬:“Revolver大人,您要求的情报已经查清楚了。”

“Specter。”左轮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得力下属,有些惊讶:“已经找到了吗?”

“是的,您所说的那只猫,可是只有名的猫啊。”银发青年嘴边勾起标志性的笑容,将手中的资料递到走过来的上司手中:“名字是Playmaker,在网络上人气很高,拥有专门的粉丝网站,饲主是移动热狗车老板……”

青年的眼眸微眯:“草薙翔一。”

没有注意到下属那一瞬间的异样,左轮看着手中照片中的那只藏蓝色皮毛翠绿色眼瞳的猫,捏着下巴沉吟道:“Playmaker吗……”

Specter见缝插针地问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吩咐吗?Revolver大人。”

左轮摇摇头:“不,这件事我自己去处理就好了。辛苦你了,做这些和公司业务无关的事情,回去吧。”

Specter也没有废话,恭恭敬敬地领命道:“是。”

“那个广场吗?”下属离开之后,左轮坐在沙发中看着手头的资料:“明天,去看看好了。”

而另一头,在不断向下的电梯中,银发青年也陷入了思考:“造访Revolver大人家的猫……草薙……”

“呵,原来如此吗?”

评论(15)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