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左游】人鱼paro(四)

你怎么还没完结啊😂(问你自己)
这章有轻微的财前兄妹骨科成分x

【正文↓】

人鱼的耐饿极限是多少?

左轮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虽然应该是比人类要强的,但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因为从第五天以来人鱼的尾巴就褪去了灿烂的金色,而从第七天开始人鱼就一直蜷缩在鱼缸的一个角落中没有动弹。左轮虽然心急如焚,却想不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来自顶尖寿司大师的蓝鳍金枪鱼生鱼片以及来自欧鳇鱼Beluga级别的鱼子酱被弃若敝屣,躺在鱼缸底部无人问津直至腐烂——是识货的吃货看了会血压急剧升高的一幕。

他也曾在第八天时试着将人鱼所在的那个分区用玻璃隔板锁死、将水放空,想着哪怕硬掰下巴也要强制对方进食。但尚有余力的人鱼马上就用实践告诉了他为什么手无寸铁的人类是世界上最战五渣的生物,被鱼尾照着脸连环巴掌的滋味简直酸爽,左轮在一干手下惊恐万分的眼神中捂着脸走出鱼缸,又怕虚弱的人鱼脱水会有生命危险,只得恶狠狠地重新按下灌水的开关。

他询问伊格尼斯人鱼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他都是抓到什么吃什么,偶尔也会摘些海草做零嘴。硬要说的话……”珠光圆润的黑珍珠在容器中打了个转:“草薙大叔的热狗?”

热狗?还是街头热狗?他的人鱼怎么能吃那种垃圾食品???左轮立即就一票否决掉了这一提案,并拒绝承认他其实只是不希望他的人鱼再和那个男人有接触了。

他又试着将一切托盘而出、想将自己的善意传达给人鱼,包括幼时对方救过他的事情,也包括自己心中难以表达的爱意。但人鱼根本不愿意听他说什么,在开头的几天他都在进出各个房间追逐在缸边一晃而过的金色尾巴中疲于奔命。

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在他原先的计划中他能通过鱼缸内四处内置的摄像头轻而易举地定位到人鱼的所在,但人鱼的聪慧超乎他的想象,对方似乎是仅从被捕获前见到的那枚摄像头以及左轮的行动中推算出了这些隐藏在鱼缸各处的黑色小方块的作用,并直截了当地用强韧的尾部破坏掉了这些造价不菲的水中摄像头。而后来的几天,人鱼更是直接猫进了一处远离玻璃的礁石群中,就算左轮将整张脸都贴在鱼缸玻璃上,也只能透过草叶的缝隙看到那条有气无力地躺在细沙上的鱼尾。

“你到底会不会养鱼啊!这样下去他会死的!!!”同样心急如焚的伊格尼斯冲他大喊大叫。

左轮罕见地没有呵斥它闭嘴,只是盯着隐约能看到透蓝色扇形鱼尾的那处,深深地叹了口气:“……只有那个方法了吗?”

“什么什么?什么方法?”伊格尼斯不依不挠地追问道,随后注意到他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吗的动作:“难道……你要叫热狗大叔来吗!?”

“不!”左轮斩钉截铁道。

“……也是啊,那到底是谁!?”

这次左轮没有理会它,将手机举到耳边,青年一边低声地说着话一边转身走出这个房间:“是我,带上你妹妹现在就过来……现在就过来!我的人会去接你们……不要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我手上财前部长……”

青年的声音被关上的门扉隔断,被留下的蚌精在容器中滚了一圈:“……财前?”

※※※

“来了吗?”左轮望着由远及近驶进别墅的车队,喃喃道。为首的车辆停在他跟前,手下自觉地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拉开车门,一位身姿挺拔西装革履的青年从车上下来,紧绷的面庞上紫罗兰色的眼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愤怒与紧张。

而透过后车窗左轮隐约地看见了端正地坐在后座上的少女的剪影,目光移向车队后面特意准备好的载有水箱的货车,没用上吗?——左轮心里想道。难得的好意被无视,他也没怎么生气,只是默默在心里记上健康的人鱼就算离开水一两个小时也不会有事。

随后他看向西装青年,说道:“来得挺快的嘛,听说你们‘刚好地’就在附近的那家星级酒店里度假?”

“Revolver……”财前晃警戒地瞪着眼前无论从所属的集团、职场上的博弈还是私下三番五次的威胁都只能算做是敌人的男人,就算这次实质上是对方有求于他们,他也丝毫没有打算放松警惕:“啊……葵她有那个意愿帮助自己的同族,可不是为了你,你最好不要自作多情了。”

“那就再好不过了。”左轮也没指望财前兄妹能给他什么好脸色,只是亲手拉开后车门,绅士地伸出手:“那么,Blue angel小姐?”

端坐在后座的棕褐色短发的少女冷淡地撇了他一眼,裙摆下纤长的双腿矜持地靠在一起,和普通的人类女孩看上去没有丝毫的差别,唇间吐露的音色悦耳动人:“不用劳驾汉诺的董事,兄长大人来就好。”

晃随即配合地挤开对方,伸手让妹妹能够扶着自己的手淑女地走下车。

左轮也没有太过坚持,只是冷哼了一声:“那你们动作最好快一点,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们浪费。”随后他抽袖走人,示意他们跟上。

晃惊讶地抬眸看了一眼青年的背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那个做事从容不迫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Revolver刚刚的声音听上去……竟然像是有些焦急不安?

一行人来到别墅最高层。

玻璃地板在左轮手中遥控器的指令下分开,露出鱼缸最上层粼粼的的水面来。从这里也能透过清澈的海水隐约地看到躺在礁石水草中的人鱼一小片蓝色的尾鳍,人鱼的鱼尾一动不动地侧放在细沙上,兴许是睡着了而没有察觉到这处的动静。

左轮指给棕发少女看:“他在那里。”

除了他们几个以外,左轮找的研究人鱼的那几个科学家也在,此时正一脸懵逼地左看看又看看,不知道金主找一个小女孩来做什么。

少女眯起棕褐色的眼瞳,指尖探进缸水漫不经心地轻轻搅动:“你要知道,我并没有那么大的把握能够说服他,从此以后跟一个他可能不喜欢的人类一起生活下去,深海和陆地的生活差别太大,不是所有人鱼都可以、都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虽然底下那条人鱼的攻击性在她所知的人鱼中也是一等一的,但葵没有劝说面前的青年换个容易驯化的目标,她大概知道对方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的就是这一条人鱼,非他不可。很多年以前,在sol海洋保护组织与汉诺的赏金猎人秘密地争夺一条人鱼时,对方一知道在追逐中不幸在浅滩上搁浅的人鱼是雌性的,便立马放弃了几乎是唾手可得的目标,只是时不时会来骚扰sol的财前部长、索要一些类似《新手养鱼教程》的数据资料。

左轮凝视着水下的那一处,突然低声道:“ㄞㄘㄛㄛ。”

第一次从一个人类的口中听到人鱼语,少女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的名字吗?”

“对,”左轮自信满满的点头:“这才是他真正的名字,‘游作’什么的只是其他人帮他随便取的。所以你用这个名字叫他的话,他一定会很惊讶,”

葵:“……哦,是这样啊。”

“还有就是……”青年的手扒在缸边,骨节分明的指节因为用力而略微泛白:“你可以问问他,还记不记得十年前他救下的那个人类男孩。”

“……”葵抬眸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是将披在身上的小外套递到哥哥的手中,脱去鞋子和丝袜,将白净的双腿放入水中:“那我就进去了。”

晃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妹妹:“葵……”

少女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笑容,比春日的阳光还要明媚动人:“没关系的,不用担心,兄长大人。”

随即她双手一撑滑入到水中,几乎只是一抖,略微靠拢的纤长的双腿就变幻为了优美的鱼尾,金棕色的鳞片闪耀着太阳般的光彩。鱼尾的颜色较之Playmaker其实说得上是朴素了,但从动物界中一向雄性比雌性光鲜亮丽这点来考虑倒也说得过去。雌性人鱼甩尾打着水花,慢悠悠地向鱼缸深处游去。

“诶?!?!?!”一旁的科学家差点被眼前这幕惊掉下巴:“那孩子也是人鱼来着吗?!”

没错,财前葵,Sol海洋保护组织部长财前晃的义妹,她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数年之前被汉诺和sol同时抓捕的一条人鱼,因为尾鳞是水蓝色的而得到了Blue angel这个代号。但当年汉诺和sol都没有真正捕捉到这条雌性的小人鱼,汉诺在首领的命令下主动地放弃了,而sol则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小人鱼的踪迹,只好默认为人鱼回到了深海。但事实是,当年还不是部长奋战在第一线的晃对人鱼动了恻隐之心,在汉诺的帮助下给予了无处可逃的人鱼庇护。动了感情的人鱼决定留在陆上与其一同生活,化名为财前葵,对外以义兄妹相称。

还有一点就是,她用当年自己的悬赏代号Blue angel做了个小小的网红,用人鱼的外表泡在游泳池给观众老爷们唱歌。传说中的人鱼是能用歌声魅惑水手的存在,她的歌声悦耳动人,人气也很火,因为摄像头照不到水面之下倒也一直没暴露人鱼的身份。但左轮还是很不理解为什么她要做这种事,他看过直播,视频里活泼开朗的蓝发少女跟他认识的人鱼简直不是同一条鱼,据他所知财前部长对此也分外头疼,兄妹俩谈过很多次,但每次Blue angel小姐都只是口头答应、转头又美滋滋地开始了直播……

左轮会在这个时候求(wei)助(xie)财前兄妹前来,也是因为他认为同为人鱼的话,或许游作就能听得进去他托葵转达的那些话语了。

※※※

翻入水中的少女的尾鳍搅动缸水,形成的水波远远地传过来,被敏感的耳鳍所捕捉,翡绿色的眼瞳猛地睁开,睡在礁石群狭窄缝隙中的人鱼惊醒过来,双手撑着身下的细沙便要起身。

但他忽略了自己所处的环境,用力过猛的情况下礁石尖锐的棱角划破了他的面庞,血液从狭长的血口中涌出,虽然那道口子几秒之后就愈合了,但依然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疤痕。更糟糕的是,这么一起身他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几乎要再次栽倒下去,长时间不进食的后果已经困扰了他好几天——焦灼、疲乏、虚弱,嘴里泛苦,胃里恶心,明明是像明媚阳光下的浅海一样恒温的海水,他却冷到在夜里瑟瑟发抖地打着颤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即使是这样,当陌生的雌性人鱼出现在模糊不清的视野中时,游作还是咬着牙直起身,身下青蓝色的鱼尾缓慢地片片翻转蜕变为了缀有红鳞的金色,红色的发丝垂落在耳侧。

葵谨慎地停下了靠近的动作,在翻身巡游的同时她身下的鱼尾也快速地变幻为了夹带紫鳞的水蓝色,棕色的短发向后拉长、化作蓝色的披肩长发,她甚至有闲心取下手腕上的两条心形发绳扎出一对双马尾。

深海中人鱼的社会并不像人类这么友好,除了特定的交配期,人鱼大多数时候都守着自己的地盘过着独居生活,所以她倒也不奇怪对方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戒备的举动。相反她非常地钦佩对方,就算不提对方反抗抓捕时击沉了多少船只,光是绝食十天也不愿屈服的毅力就足够她佩服了。

她不希望看到这么有骨气的同族因为这么简单的理由而遗憾地死去,所以她早就准备好了接受Revolver的请求。

「你,」她开口道,出口便是标准的人鱼语:「应该不想死在这里吗?」

「……」金鳞的人鱼没有答话,只是似乎是听出了她没有敌意,紧绷的表情略有松动。

「我是被把你关在这里的那个男人拜托而到这里来说服你的,」葵进一步地说明自己的来意:「他希望和你和解,不希望你就这样固执地丢掉自己的性命。」

对方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人类的走狗吗?」他的声音有些低哑,但是在水中不太听得出来。

「只是一起生活罢了。」葵摇摇头:「你不也有着信赖的人类同伴吗?一直在庇护帮助着你。」

人鱼少年于是又不说话了,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冷硬了一些。

葵暗中观察着对方的反应,此时开口试探道:「委托我的那个男人,他问你,记不记得十年前救下的人类男孩?」

「……?」少年的神色又有了些变化,但与其说是震惊、顿悟或者原来如此之类的,倒不如说是莫名其妙。眼神里透着茫然,人鱼一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的样子,却又稍微有点迟疑,似乎是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果然没有用吗?葵几乎要叹气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她轻声唤道:「ㄞㄘㄛㄛ。」

于是少年的表情更莫名其妙了,看过来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无法正常沟通的生物。

「这是那个男人告诉我的,你‘真正的名字’。」她在“真正的名字”上加重了语气,看着对方稍有变化的表情,她补充道:「你要知道,以人类的口腔构造是很难念对人鱼语的发音的,就算是哥哥,也不会念我的人鱼名字。」

「他是第一个我见到的,会说人鱼语的人类。」

「哪怕那只是你的名字。」

※※※

“他同意跟你好好谈谈了。”葵伸头露出水面,一边甩着头发上的水,一边对左轮说道:“不过你最好先喂点吃的给他,他状态不是很好,虽然还没有生命危险,但意识已经有点不清醒了。”

“谢谢。”虽然恨不得立马瞬移下楼把水放了把人鱼抱出来一口一口喂他吃他囤了一冰箱的高档鱼子酱,左轮还是认认真真地道了谢,随即下了逐客令:“辛苦你们了,我会让司机送你们回别墅的。”

葵恨不得翻个大大的白眼给他。

没力气动弹的游作依然躺在礁石群里,眯眼看了会儿鱼缸顶端打开的窗口,一边想着出入口在原来那种地方啊一边差点又睡了过去。他现在其实也不是很饿,就是头晕眼花,胃里仿佛被烧灼一样一阵阵的难受,大脑思考起问题也一卡一卡的非常迟钝。

Revolver……你到底是……

随后他察觉到水正在流失,水面正在缓缓地下降,就像前几天那次一样,只是之前的那次游作满脑子都是等那人靠近后他该怎么狠狠地反击,这会儿却再也没有力气也没有精神去考虑了。他静静地躺在原处,直到水面线从他的面庞落下,然后一个脚步声踩着未完全退去的积水走到他的身边。

对方的阴影投在他身上,游作眯着眼往上看,却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看到了子弹型的耳饰在微微摇摆。对面的手轻轻撩开他黏在脸上的发丝,低声唤道:“ㄞㄘㄛㄛ。”

他简直无力吐槽,虚弱地回答道:“游作就好。”

“ㄞㄘㄛㄛ。”左轮固执地又喊了一次,他花了那么长时间才终于学会如何发音,这也是他们得以相认的值得纪念的象征,他怎么可能屈尊和其他人一样喊一个随便取的名字?

“这不是草薙桑给我随便取的名字,”游作叹了口气,看过来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智障:“‘游作’是‘ㄞㄘㄛㄛ’的直接翻译 。”

左轮:“……”

左轮:“啊是这样啊。”

评论(35)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