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左游】猫妖(三)

骰子投到的时候还很头疼,结果官方猫尾作居然就出现了🌚

【正文↓】

一大早,停在广场上的热狗车的生意便火热了起来,车前排起了长队,令热狗店年轻的老板都有些应接不暇,仔细一看,原来是偶尔会出现的御用看板小哥正拉着一张椅子坐在热狗车前吃热狗。

高中生模样的少年据说是老板的表弟,和另一只吸引客人的招财猫从来不会一起出现。少年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衬衫领口最上面的扣子没有扣住,露出修长的脖颈及一点点的锁骨来,俊秀的面庞上半眯的翡绿色眼瞳还带着点困倦,却一点没耽误他食用热狗的动作。被捧在手中的热狗还冒着热气,少年小心地用嘴撕下边缘松软的面包,含在嘴中咀嚼,他吃得非常认真、用心、香甜,令那些偷偷盯着他看的姑娘们不由得也感到一阵饥饿,不自觉地便站在了队伍的末尾。

但和名为Playmaker的猫一样,男生也同样属于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类型。如果贸然上前搭话,也只会得到被打扰了进食的少年寒风般刺骨的冷冽眼神,再锲而不舍一点的话……他倒也不会咒骂或者打人,只会一声不吭地钻回到热狗车内,留下店老板尴尬地冲客人笑笑,最终他这种无礼的举动都被自作多情的小姑娘们曲解为害羞。

一直到午后,客人的数量才少了下来,热狗车也离开了广场中部开到了一边路边旁的树荫下以躲避愈来愈强烈的太阳光线。

左轮便是这个时候来到这个广场的,不想闹大动静的青年孤身一人,先是站在广场的另一头隔得远远地观察了一会儿热狗车,又掏出从网络上打印下的藏蓝色猫Playmaker的高清照片对比了一下背景,随后他轻轻呼出一口气,迈步向那边走去。

察觉到走到跟前来的人投下来的阴影,正专心低头翻动煎得金黄的热狗的草薙挂着职业的笑容抬起头来:“欢迎光……?!”差点错咬到自己的舌头,草薙掩饰性地偏头咳了几声,迅速地重新调整好面部表情,才又正过脸来露出热情而得体的微笑:“欢迎光临,请问您想点什么?”

Revolver!!!——并在心里爆出惊恐而崩溃的咆哮。

虽然有点疑惑为什么对方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露出了有些狰狞的表情,但左轮没有深究,骨节分明的手指从上衣口袋中掏出那张印着猫的照片放在桌面上:“你好,这是你家的猫对吧?”

草薙一边点头一边想着难道东窗事发了。

“虽然并不想做夺人所爱的事情,但我希望你能将它转让给我……”左轮咀嚼了一下唇间的字句,觉得有些过于委婉了,无法让对面明白自己的决心,于是他从口袋里拍出另一张空白支票:“直说吧,多少钱你愿意将它卖给我?”

草薙:“……不,那个……”

“不卖!”热狗店老板的话语被另一道声音硬生生截断,蓝粉发色的少年挥手大力拍在车壁上,将原本站在窗口前的青年都逼得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望过来的翡绿色眼瞳煞气逼人:“滚。”

左轮看着眼前资料上没有提到的少年,饶有兴趣地挑起了一边眉头:“哦?”

草薙:“……”草薙心情复杂,他刚刚只是想说,本人还在一旁吃着热狗呢你就能当着人家的面谈要不要卖掉他这实在是……

在心里干笑了两声,草薙安抚地拍拍游作的肩膀,对面前戴着子弹型耳饰的青年说道:“小孩子不懂礼貌,不过正如他说的一样,Playmaker是我们重要的家人之一……”他的话尾意犹未尽地止住了,言下之意便是不卖不卖多少钱都不卖您还是请回吧。

“我不会强迫你立即做出决定,但那只猫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左轮早就料想到了这个情况,他也不是会轻言放弃的类型,没有过多计较少年狂妄无礼的口气,有备而来的青年又拿出了一张叠好的打印纸,在柜台上摊开,展示给店主看:“我希望你看了这个之后能再好好考虑一下。”

草薙于是低头一目十行快速地扫了一下这份文件,总结起来的话大概就是“你应该把猫卖给我的29条理由”,每一个大标题下都跟着三个分标题,每个分标题下都有细分的三小点,声声句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非常地有说服力,除了三太多莫名有点似曾相识以外基本没啥毛病。但这只是乍一看带来的第一印象,草薙一条条地根据他们自家的真实情况核对下去,就觉得很不靠谱了。

比如说,“猫跟我在一起会生活得更好”中第一条“能得到更加优渥的物质生活”中的第三条理由“猫喜高,而我家是整个电庭市最高的高层公寓,可以将整个城市一览无遗。”

……可我家猫恐高,想不到吧!

再比如说,“把猫转让给我你能得到的”中第二条“新的机遇和发展”中的第一条理由“只要有能力,就可以无条件地得到汉诺集团内任一岗位。”

……可干哦我弟弟就是进了你们公司之后就人间蒸发到现在都找不到人啊!

眼看着旁边侧过头来盯着文件纸看的猫本尊——游作的表情也一变再变,一副马上就要爆发的模样,草薙连忙折起那张纸,咳了一声:“那我就暂且收下了,虽然我不觉得我的想法会发生什么改变……”

左轮却自信满满,似乎确信无论如何草薙最后都一定会把猫交给他。他是个为了达成目标可以不择手段的人,现在这步棋只是友好的第一步,他自然希望能在这一阶段就能将猫抱回家,但如果对方冥顽不灵,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就是了……

“那我改天再来拜访。”面容俊朗的青年微笑着说道,身上自然而然地就流露出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气场。

而转身离去的时候左轮感到另一股锐利的视线一直钉在他的背后上,偏头一看,原来是之前那个出言不逊的男生。翡翠石一般的眼瞳跟他爱上的藏蓝色猫的猫瞳几乎如出一辙,原本俊秀的面庞因为皱起的眉头而多了几分英气,虽然起初没有在意,但仔细一看的话倒是个气质颇为独特的少年。

是草薙翔一的亲戚吗?左轮猜想道,毕竟少年呵斥他时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

回去调查看看吧。

※※※

“草薙桑。”Revolver的身影一消失在视野中,游作就回头冲着热狗店老板唤道。

“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把你交出去的,我们是家人嘛。”草薙笑着揉了揉他那一头柔软的蓝粉色头发,看着因为愉快而眯缝起眼的少年,草薙转而疑惑道:“不过真厉害啊游作,连那个汉诺的董事都亲自上门来了,他相当地喜欢你啊……”

闻言游作顿时拉下了脸,满脸都写着不高兴:“他只是喜欢猫而已。”

“不要这么说啊,相信自己!就算他喜欢猫,这么多年来他也没养过猫吧?起码你——Playmaker是第一个让他萌生了想要饲养的冲动的猫这点是不会错的。”草薙捏着蓄着胡子的下巴,有些得意:“哎呀我家游作真是有魅力啊。”

“不……”虽然也有些疑惑为什么对方那么喜欢猫之前却没有养上几只,游作还是反驳道:“我在他身上留过记号,普通的猫是不会敢接近他的。”

九命猫妖威慑力十足的气味足以吓走周围所有鼻子没有赌塞住的猫咪。

“诶?”草薙愣住了,半晌才指了指自己:“那我也……?”

“当然,”游作理所当然地点头:“草薙桑是我的,怎么可能让给其他的猫。”

草薙:“……”怪不得他每次遇到小可怜流浪猫想投喂几块热狗的时候,稍一靠近那些猫咪都仿若惊弓之鸟屁滚尿流地就逃掉了,只留下他十分尴尬地站在原地。再一想那些被优惠吸引而被客人带过来的小母猫也是一接近热狗车周边范围就开始拼命哀嚎,仿佛她们的饲主在带着她们走向烈火熔岩熊熊燃烧的地狱,搞得他想给游作找个小女友的计划一直都没有什么成果。

话说回来当年要不是太穷他们兄弟俩早都把自家的猫带去宠物医院绝育了……啊这件事还是当做一个秘密永远保存在心里吧……

“这几天还是不要再去Revolver的家了,要是他布下了什么抓猫的陷阱就不好办了。”草薙对游作说道,他说的不好办是指要是一爪把钢铁猫笼打烂就不好解释了可真不好办。

游作点点头,没有意见。

“那我就继续准备下午的工作了,突然出现真是吓死人了。”草薙伸了个懒腰,将台子上不怎么准备看的那张纸拿起来准备收到一边去,但这么一拿他突然注意到纸张背面还有一行淡淡的小字,仔细一看写的是……

30.我认识到我爱上了Playmaker,我已经在金店定制了尺寸合适的婚戒,并已经开始认真规划我们婚后的生活。作为他的前饲主,我希望您能出场婚礼并为我们献上祝福。

草薙:“……”

草薙将那张纸面朝上猛地拍在了吧台上,用力之大声音之响吓得本来都准备坐回去吃热狗了的游作一哆嗦,惊疑地望了回来:“草薙桑?怎么了吗?”

“游作!”草薙一下子越过烤热狗的台子,以一个非常别扭的体位一把按住了游作的肩膀,巨大的力量令游作仿佛能听到自己的肩膀骨在嘎嗞作响,但更恐怖的是紫发青年脸上的表情:“听好了,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再去Revolver的家了,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话。”

“不会去的,刚刚不是答应过了吗?”游作小心翼翼地将对方的手从自己肩上掰下来,真诚地许诺道:“我什么时候没听过草薙桑的话了?”

“那就好。”草薙放下心来,把身体直回来,再把那张罪恶的纸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而转身去拿做热狗的调料的时候草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这小子什么时候又听过他的话了?

※※※

左轮在家里等了几天,也不见Playmaker惯例的拜访,新换的一批猫罐头也一个都没有启封。对此左轮并不意外,从当时草薙翔一和少年的态度便能看出他们是不会轻易地把猫卖给他的,想必是为了防止猫与他接触而把猫锁在家里了吧?

左轮没有着急,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先处理了一番之前积攒下的公司事务,又将想要带走的私人物品整理了一番——老家的装修早已经完成,猫看样子也不会来了,他也是时候准备搬回去了。才选了一天,在上午的时候自己开着车、慢悠悠地晃到了那个大广场。

在左轮停放好车、步行来到热狗车跟前时,热狗店的生意正是最火爆的时候,忙作一团的草薙甚至都没有发现到他的到来。目光巡视了一圈,左轮注意到那天那位蓝粉发色的少年正独自霸占着一张桌子吃热狗,他想起他原本决定回去就调查少年的身份,但也许是潜意识里觉得不重要,他回头就给忘了。

看看那边忙的不可开交的店老板,左轮向少年那桌走去,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少年早就注意到了他,不过直到左轮坐在他对面了,他才从热狗中抬起头、充满敌意地瞪着他:“做什么?”

左轮不知道为什么他要那么凶,难得一张好看的脸都给浪费了,扬头往热狗车的方向撇了一下,他问道:“你不去帮忙吗?”

游作并不习惯有人这么跟他语气随意地拉家常,谨慎地回答道:“草薙桑不让。”

“每次来你都在吃热狗呢,不怕胖吗?”

“与你无关。”

“猫呢?”

“不告诉你。”

看来没那么容易套出来吗?左轮试探的几句都被滴水不漏地挡了回来,但他没有急于求成,只是看着戒备地盯着他看的少年,突然觉得对方很像一只警惕地垂着尾巴观察陌生人的猫,细致入微、不动声色而又充满好奇。

就还……挺可爱的。

被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左轮干咳了一声,掩饰性地提醒道:“你再不继续吃的话,热狗就要凉了。”

游作缓慢地眨了下眼,想想为了这个人而让手头草薙桑专门为他做的热狗变得口感不佳也太不划算了,便不再管对面,拿起热狗咬了一大口,再含在口中一下一下地咀嚼。

吃热狗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左轮就单手支着下巴坐在对面看着他吃,等着那边热狗店老板不再那么忙了之后在商讨一番。他是这么想的,但遗憾的是终于发现他的草薙翔一勃然大怒,措辞严厉,拒不听劝,跟老母鸡护小鸡似的护在少年身前,几乎是用赶的将看少年吃热狗看饿了还想买个热狗的他给赶走了。

第二天,想让草薙翔一看到自己的决心的左轮再次来到了热狗店,而望着被客人团团围住的热狗车,他只得再一次坐到了吃热狗的少年对面。

少年抬头厌烦地看了他一看,但比之前少了些戒备和警惕,左轮很满足。在等待的过程中他也与对方再一次进行了些许交谈,内容中少了些试探,多了些关于对方自身的事情。左轮得知了对方是草薙翔一的表弟,今年16岁,过了暑假就该去上高一了,从别的城市搬家过来后就寄住在草薙的家里。

但更多的对方就不愿意说了,包括名字。

而Playmaker今天也依然不见踪影,草薙翔一的态度也依然很恶劣。

第三天,左轮过去热狗店的时候少年罕见地没有在吃热狗了,只是垂着头坐在椅子上。左轮靠近了才发现对方睡着了,合上的纤长眼睫像蝴蝶的翅膀,柔软地搭在一起,伴着又轻又浅的鼾声,胸膛随着均匀的呼吸而微微起伏。

……怎么坐着睡在椅子上?

担心对方醒来之后会脖子痛的左轮轻推了两下少年的肩头,想要唤醒他让他换个地方睡觉。被突然叫醒的少年非常生气,再也没回过左轮一句话,就差没直接打人了。

当左轮无奈地说“你起床气这么大啊?”时,他干脆利落地呵斥了句“闭嘴!”。

这大概是汉诺集团的少东家有生以来第一次被这么骂,一时之间还感觉挺新鲜的不仅没有生气甚至有点想再听一遍。

猫今天也没有出现。

第四天,左轮没有再到广场的热狗车那里去,而是去了趟公司视察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利用闲暇时间调查了一番少年的身份,和对方自己说的基本八九不离十,就是各项资料都有些少得可怜,不过综合他是从其他城市搬家而来的这点来看倒也说得过去

藤木游作——左轮盯着少年的名字看了很久。

有一些尘封已久的记忆被这个名字撬动了,左轮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摇了摇头,真是个可怕的巧合。

但也只能是巧合。

第五天,左轮路过广场的时候一小群孩子正端着小巧的水枪打得不可开交,从枪口滋出的水流四下喷射,他绕了好大的一圈才保住了整洁的衣服到了热狗车旁。

但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在左轮和名为藤木游作的少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的时候,那群小孩不知何时将站场转移到了这一边。虽然游作的反应极快,但直直射过来的水枪还是正中了他手中躲避不及的热狗,溅射开的水珠则弄湿了他的衣服和几缕发丝。

相识不久,但左轮第一次见游作这么生气,比睡到一半被叫醒还要生气。只见他将湿了的热狗重重地拍在桌上,黑着脸走向那群战战兢兢的孩子,只见他夺走了其中一个手中的水枪,对其他的孩子说道:“和我决斗吧!”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然我就掰断它。”

左轮:“??????”

孩子们兴奋地尖叫着一哄而散,纷纷跑到中央的喷泉去给水枪汲水,要将冒冒然然闯入他们站场中的大人打个落花流水。左轮看着对方挺拔的背影,想起自己闲暇时在枪械俱乐部里打出的十环好成绩,他甩了甩,上前也抢了个小孩的水枪,笑着站在了少年的身旁。

少年侧过脸看他,眼神微妙。

那一个下午他们两个将那群孩子战了个人仰马翻,专门往脸上滋的水流直打到他们喉咙呛水、鼻子喷水、眼睛进水,失去战斗能力之后哭着扑到了家长的怀抱中,而他们俩依旧全身干爽。左轮意外地发现了游作在这方面上的实力,虽说端枪用枪的姿势确实是个外行人,但他足够冷静、敏捷、反应迅速,认真的表情令人着迷。

草薙翔一在热狗车里旁观完了全程,看着凯旋归来的他们就像在看两个傻子。

第六天,左轮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想到猫了,早就决定好的口头劝说不行就利用黑恶势力强买强卖也搁置了很久,仿佛他去热狗车的目的已经不再是为了猫。

他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个城市,却下意识地开始看用寻找那个平民聚集的热闹广场,下意识地寻找那辆生意兴隆的热狗车,下意识地寻找……

他待在家里静静地思考了一整天。

第七天。

左轮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藤木游作。


评论(3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