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左游】人鱼paro(五)

“想吃什么?”

“草薙桑的热狗。”

“……”“……”

在简短的对白之后,半跪下身的青年与抬眼看他的人鱼再一次相顾无言,陷入到尴尬的漩涡中。

被活动玻璃板隔离出来的这一块鱼缸分区的水并没有全部放空,余下的没及脚裸的浅水浸泡着细沙之上人鱼的身体,保证湿度和水分。微微曲起的鱼尾上青蓝色的鳞片黯淡无光,人鱼显然已经熬到了极限,他脸色苍白、神色萎靡、瑟瑟发抖,深蓝和品红色的发丝杂乱地黏在脸颊上来不及打理,与左轮刚将昏迷的他抱进鱼缸时的精神状态相去甚远。

左轮瞪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能这么固执,如果说之前他对人鱼的观感还受甜蜜美好的回忆所影响,那么现在他已经从过去的十天中好好地品尝了一番人鱼尖锐不屈的性格。左轮又盯着人鱼看了一会儿,看着那双坚韧的眼瞳,最终挫败地叹了口气。

在游作的注视中他招手唤来一个手下:“把那个男人叫过来。”

“!!”人鱼的鱼尾反射性地弹跳了一下,溅起小小的水花。草薙桑,原来没事吗,太好了……如鲠在喉的担忧被对方的一句话化解,游作无声地呼出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了回来。这么一松懈,疲惫、眩晕和寒冷感便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将他淹没,游作这会儿开始觉得如果对方狠狠心再晾他两天,他可能真的要死。

那个手下领命而下,又有一个端着什么东西上前:“Revolver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左轮微微颚首:“知道了。”他从对方端着的盘子上拿过雪白的浴巾浸泡在缸水中,待浴巾吸足了水分,又将其仔细地盖在人鱼身上。

游作感觉到身体被湿润、细腻的陌生触感所包裹,不自在地动了动:“你要做什么?”

“换个地方,你需要一些简单的治疗。”左轮一手揽过人鱼的肩头,另一只一手揽过鱼尾将其抱了起来,怀中的重量显而易见地变轻了许多:“就算你想吃热狗这种垃圾食品,现在也不行。”

从人鱼身上落下的水流和水滴迅速濡湿了左轮身上的白衬衫,并一直向下流到他的裤子上。但青年并没有在意这一点,他抱着人鱼,步伐沉稳地外走去。

可能是照顾到他的感受,青年站起来的速度非常缓慢,游作并没有感到更多的不适,只是觉得对方贴过来的肌肤像火一样炙热,缓解了仿佛身处寒冬中的他一些寒冷刺骨感。不自觉地将脑袋贴在青年的胸膛上汲取一丝温暖,游作盯着在对方耳下摇晃的子弹型耳饰发起了呆。

在离开这间大厅的时候他们正好迎面撞上从旋梯下来准备打道回府的葵和晃,左轮撇了一眼那对兄妹,没有打招呼的打算,倒是他怀中的游作微微偏头:“财前……”

葵上下打量了一下,评价道:“比兄长大人当年细心多了。”

晃很无奈:“葵……你是有什么不满吗?”

葵摇头:“不啊,我很感谢兄长大人啊。”

晃:“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玩偶像游戏呢?万一暴露了你是人鱼的事实……”

葵:“我知道的,我不会再做了。”

可是你每次都是这么说的……晃觉得自己的胃又要开始疼了。

左轮听了一会儿他们兄妹俩的日常对话,觉得无聊,低头想看看游作的反应,却发现人鱼的眼睛紧闭着,已经昏睡了过去。他的眉头拧在一起,本就微弱的呼吸也转变为艰难的轻喘。左轮心里一惊,抱着人鱼的手臂微微收紧。

察觉到异样的人鱼少女见状直接走了过来,并轻轻将手背贴在同族冷汗泠泠的额头上,停了十几秒,葵收回手,表情严肃地看向左轮:“动作快一点,就算是和人鱼的体温标准比他的体温也过低了。”

左轮点点头,没有再多客套什么,他扭头就走,身后跟着一票的手下和工作人员。晃拉着妹妹的手臂避开这些脚步匆匆的人们,待他们转过拐角消失在视野中之后,才低头问道:“那只人鱼会答应和他生活在一起吗?”

“难说。”葵含糊地回答道:“从记录来看的话因为那个叫草薙的热狗店老板他对人类还是有一丝好感的,但他认定Revolver是他的仇人,Revolver又说他救过小时候的自己,而他似乎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

“嘛,真是复杂呢,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

新抵达的房间其实是一间巨大而宽敞的浴室,房间的中心挖有一口私人泳池大小的温泉池,雾气腾腾的温热的水流从最顶上的龙口涌出,淌过阶梯状分布的大理石地面形成溪流,最后汇入到池中。左轮绕过预订用来鸳鸯戏水的温泉池,小心翼翼地将人鱼放进了一座石台上盛满清水的浴缸中,并取走了裹在对方身上的浴巾。

蓝鳞的鱼尾末端搭在被打磨光滑的石制浴缸的边缘,人鱼的头部靠着石枕露出水面,苍白的面庞上紧闭的眼睫颤抖着,像是在做什么噩梦。

左轮的手放进水中搅了搅,不满意地皱起眉头,喝令道:“水温再调高一点!”

“是!”负责人匆忙答应道。

缸内的水温在内置的加热设备的作用下逐渐升高,待到浸在水中的手有“热”的感觉了,左轮才示意那边停下来。泡在开始冒出热气的水中,人鱼似乎也稍微舒服了一些,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他无意识地蹭了蹭脑后的缸面。

左轮小小地松了口气,起身绕了个圈坐在另一头手下搬来的小板凳上,将位置让给待机中的医生和护士。

这些医护人员可不是随便从附近的医院里拉过来的,他们早就承包了财前家的人鱼小公主从小到大所有的小病大病及日常体检的工作,对人鱼的身体构造了若指掌。一边挂水取针将细长的针口推进少年手背上的血管中,医生一边还安慰左轮:“没关系的Revolver大人,野生人鱼比人类顽强多了,不会那么轻易就死掉的。”

左轮皱眉:“认真一点!”

“是是……”医生立马噤声,他早就知道替财前葵做各种身体检查是用来给他们练手的,Boss真正想让他们治疗看护的对象是眼前这位。但深海人鱼真的……是他见过最顽强的生物了,连深海那么恶劣的环境都不在话下,生命力堪比新手养殖首选仙人掌,这样的宠物要能养死了那才奇怪。

医生仔细看了看针头的位置,确保葡萄糖注射液能流进去——人鱼的伤口很容易愈合,位置不对的话针头就会被挤出来——固定好针头,便将人鱼的手放回到手中。随后是各项简单的体征检测,这些在人鱼刚刚被运回到别墅时已经做过一次了,再做一次只是为了确保人鱼的身体能顺利恢复到最健康的水平。

只是当医生试图索要人鱼的一片尾鳞拿回去做检测时,硬是被左轮深不可测的眼神活生生瞪跑了。

左轮就这么一直坐在板凳上守在人鱼身边,小护士给换瓶药水根本没碰针头也要全程受他的监控,每个人都被盯得心惊胆跳。没有人靠近的时候青年就盯着熟睡的人鱼发呆,独自思索着什么。一直到外头夕阳西下,红日沉甸甸地坠向海平线,医生收走了所有医疗设备和物品,厨房那边则端上了一大盘亨饪好的食物。

这些出自大厨手中的美味佳肴被端到一张矮桌上,摆在左轮的小板凳前,其中大部分是左轮的晚饭,只有一小碗用易消化的细腻鱼肉熬制而成的稀粥是给人鱼的。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但左轮却没有动筷的欲望,就算已经补充了葡萄糖水,他依然忧心着尚未进食的人鱼的健康问题。

那些勾人食欲的香味从菜肴之上腾起,蔓延开来,弥漫在空气中。

人鱼的眼睛悄无声息地滑开了。

左轮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人鱼的苏醒,青年惊喜地坐直身体,口中连环弹一般说个不停:“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草薙翔一似乎是不愿意和我的人接触,躲起来了,所以热狗暂时还没有,不过明天之前肯定能抓到他,反正你现在也不能胡吃海喝,先喝点粥怎么样?”他说着便端起那一小碗的粥,打算亲自一口一口地喂人鱼吃。

而人鱼双手撑着浴缸的边缘缓慢地起身,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似乎都消耗了他很多的能量,少年垂着头喘息不止。一直到这个时候,左轮都还没有发现异样。当他看着起个身都累个半死的人鱼、无奈地笑着伸出手打算扶对方一把,人鱼颤抖地抬起眼时,他突然注意到那双漂亮的绿瞳中泛着亮白色的凶光。

左轮心中一凛。

但已经来不及了,下一秒,激烈震荡的水花声中,鱼粥被打翻在地,而左轮的右手腕则被突然暴起的人鱼死死咬住,力道之大就像是要硬生生地从他手上撕下一块血肉。左轮吃痛,被咬住的地方立即就迸溅出灼目刺眼的血珠,血流汇聚成小流,顺着手臂向下落进缸水中。

“Revolver大人!”“Revolver大人有危险!”“快点!拿电击枪来!!”

“都退下!!!”左轮大声喝到,一下便压制住了身后众人骚动的声音,来不及确认是不是所有人都听话地停下了——特别是那个说拿电击枪的,待会他要暴打他——左轮呼出一口气以缓解从手腕上传回的剧痛,也没有要拔出手腕的意思,他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紧盯着人鱼。

人鱼的发丝和尾鳞都已经转化为了有些暗沉的金色和赤色,手臂撑着浴缸的边缘,牙口死死地咬着青年的手腕,不肯放松,胸腔急促地起伏,喉咙里挤出野兽般的低吼。左轮观察着他,无视身后着急地发出警告的手下们,用另一只手绕到后边,小心翼翼地触碰人鱼的后脑,随后轻轻地抚摸起来。

“没事的,没事……”左轮口中安抚道。

他等了一会儿,看着那双充斥着暴虐和兽性的绿瞳逐渐变得清明起来,炸开的金红色发丝也软软地搭下来蜕变回深蓝色,最后人鱼轻轻张开嘴松开了他的手腕,医护人员立即就夺过左轮的手开始进行简单的消毒包扎工作。左轮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还好人鱼只有暴起的那一刻是来真的,根本就没有多少体力的他后力不足,不然他的手臂可能真的要被当场咬断。

任由医生摆弄自己的手,左轮看向退回到浴缸内缩起来的人鱼:“清醒过来了?”

“……抱歉。”游作抱着自己的尾巴,呆愣地看着青年正在清洗伤口的手,似乎是不敢相信是自己会睡蒙做出这种事情。

左轮差点没笑出声来,和能让人鱼对他不再有敌意、全心全意地信赖他,被咬两下根本不算什么。他用另一只完好的手去摸游作的头顶,这次也没有遭到反抗:“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人鱼呆呆地从因为左轮的抚摸而塌下来的刘海后抬起眼,近乎是委屈巴巴地咬了下唇:“饿……”

那一刻左轮听到了自己的心脏被猛烈抨击的声音,恨不得立即就将自己的右手剁下来喂给人鱼吃。

虽然他的本意是不希望人鱼饿急眼吃坏身体才先挂水补充糖分,但被之前盛气凌人现在却可怜巴巴的人鱼无意识地撒娇的感觉比他想象中更爽,源于男性本能的征服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于是低头看看已经和碎成几块的碗片一起躺在地上鱼粥,左轮再次唤来手下,让厨房赶紧再送一份过来,随后趁机多揉了两把人鱼柔软的头发,用磁性十足的男低音安抚道:“不要急,再等等……”

游作没理他,移开视线盯着放在矮桌上的左轮的晚餐咽口水,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像饿狼一般扑过去的冲动。

一觉醒来,仿佛身体中的哪个开关被开启了一样,他又饿又急,肠胃紧缩着渴求着食物,脑袋里除了“饿”之外别无他物,他想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点,手里的清水也是蒸起白雾的热水。被脑袋上那只手揉烦了,他甚至觉得干脆还是把这个男人的手臂扯下来吃了算了。虽然人类并不存在于人鱼的食谱之上,食用上半截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且能沟通自如的生灵也有违人道……

但他真的好饿啊。

“ㄞㄘㄛㄛ,”青年的一声呼唤惊醒了人鱼越离越远的理性,游作迷茫地看着左轮用两根手指拎着一颗橘黄色的小野果移到他面前:“记得这个吗?这是特地从当年那座孤岛上移植回来的果树今年刚结出来的,我之前试过,比十年前吃过的酸多了,果然是记忆美化过的原因吗?记得吗?我当时还把看起来最好吃的两个分给你……”

“我不记得了。”游作冷静地打断了他的话语,抬起的翠绿色眼瞳认真地看着他。

“?!”

水花四溅,在左轮愣住的那一刻,人鱼的双臂撑着边缘从浴缸中蹿起,轻巧地叼走了青年指尖中的野果,随后又缩回来。他慢慢地咀嚼,闭上眼睛细致地品味口中被碾磨的果肉迸溅而出的酸涩汁液,一点不剩地将它们咽下去。然后人鱼睁开眼睛,眼底沉淀着左轮一时之间无法解读的、混杂着仇恨、悲伤以及些许释然的复杂的情绪,近乎是喟叹地低语:

“……我不记得了。”

※※※

说好要喂鱼,结果作鱼只吃到了一颗果子,你怎么搞的李领导(左轮:???)

评论(22)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