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ai游补档】三轮车

之前风头紧的时候自删的触(哔——)好像有人想看的样子就再发一遍

走这里上车

【清水试阅↓】


“我没有问你的意见!”

“黙れ!”

“草薙桑,帮我把扩音器关掉。”


……


那家伙!根本就没有把它当AIBO看吧!!!


——被取名为Ai的AI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又双叒叕被嫌吵而静音了的紫色眼球气呼呼地在决斗盘中扭动着,恶狠狠地瞪着坐在跟前敲着键盘分析数据的少年。少年毫无被瞪的自觉,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工作着,碧绿色的眼瞳倒映着光屏的浅蓝色光芒。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它一定要让他吃点苦头,让他知道它也不是好欺负的!


对……让它好好盘算一下……


紫色的眼球眯起,弯成了一个贱兮兮而又不怀好意的弧度。


低头拿水杯喝水结果正好捕捉到这一幕的游作:“……”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被静音了以后还在高兴啥,游作还是很快就决定无视掉Ai的日常抽风。







Ai所等待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为了确认收到的“汉诺骑士出现”的情报是真是假,游作化身为Playmaker带着它(其实是决斗盘)登入了Link Vrains的虚拟电子空间。又为了避开因为之前的风波而对Playmaker趋之若鹜的决斗者和媒体人,他们抄了罕有人迹的大楼之间的小巷曲折前行。


“Playmaker樣~~~”


AI的声音明显地比平日更甜腻、更婉转动人、更……贱了。


Playmaker和藤木游作相比更为锐利的眼眸冷淡地往下撇了它一眼:“有话快说。”


还是老样子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嘛……不过要得意也就趁现在了!Ai眯起眼:“知道吗?Playmaker樣。虽然我被汉诺骑士的龙啃的只剩一个眼球,被你抓住困在小小的决斗盘里,不过呢~”


“这个Link Vrains的网络世界可是我的主场哦~”


紫色眼球爆发出妖异的紫光,黑色的影子从球型拉长化作巨大的怪物,羽状的触手悠悠摆动着,只眼的头部歪向一边,眯着眼不怀好意地俯视着被笼罩在它的阴影下的金红发少年。


游作皱眉:“你要做什……唔!”话音未落,两道细长的黑色触手就从身侧弹射而出,精准地抓住了少年的两只手腕、向后用力地将他压在虚拟大楼的外壁上,致使游作的问句未完全出口就变成了一声痛哼。


更多的触手一拥而上,或是顺着小腿一路攀爬而上、或是穿过腋下缠住腰部、又或是绕过脖颈勒住了咽喉……游作脸色一变,脑中闪过眼前这个长着紫色纹路的怪物张开巨口将汉诺骑士咬碎吞咽下肚的景象,又惊又怒:“你想做什么!”


“哦呀哦呀,Playmaker樣害怕了吗?”黑色怪物弯着眼,吃吃地笑了:“别担心嘛~我们可是AIBO哦,不会吃了你的~不过最近嘛……”


眼球半拉着眼,故意作出不高兴的样子:“最近一直被呵斥闭嘴被静音被强行读取记忆,人家也很委屈的嘛……于是,今天就是我反客为主的日子!!!”


Ai笑嘻嘻地贴近游作的脸,直视那双变得有些慌乱的绿瞳:“正巧最近在网络上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Playmaker樣……”


“您听说过触手吗?”


(嘟嘟嘟)


装载着AI的决斗盘立在书桌上上,Ai眨着眼看着床上睡死过去的少年。好说歹说总算是把人哄到了床上,如果不是它的连声催促,游作甚至能坐在登录装置里就这么筋疲力尽地睡过去。


这个人在两天一夜没合眼的情况下接下了调查汉诺骑士情报真假的任务,又在半路上被它好好地折腾了一番,已经是连眼睛都睁不开的状态了,几乎是一沾上枕头就昏睡了过去。被子只勉强拉到到腰间,身上穿着来不及更换的白色衬衣,少年纤长的眼捷在熟睡中微微抖动,呼吸均匀平缓。


Ai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招呼自己的小弟:“喂!”


一边安静地扫着地的小机器人丢下扫把滑行了过来:“您有什么事吗?”


“去帮你亲爱的主人把被子盖好……对对对,就那样,把被角压好。”Ai教育道:“这种小事以后看到了就主动点,知道吗?笨蛋。”


“笨蛋是禁止用词。”


“嗯……”


“嘘嘘嘘,小声点!”Ai呵斥道,紧张地看向大床。好在大抵是实在是太过于疲惫不堪了,少年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只是无意识地蹭了蹭被角,往温暖的被窝里缩了缩,就又没了动静。Ai松了一口气,小声指挥小机器人把电灯拉了,让整个房间陷入到静谧的黑暗中。


“晚安。”


它轻声说道。


评论(7)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