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左游】炼金鸟(二)

大家好,我修心(mo)养性(yu)回来填坑了
(删掉)明明没有更新粉丝数却狂涨我超虚的(删掉)
挑了个好写的(超ooc的)

前文/其他文的目录

【正文↓】

“那个是Playmaker,”居住在附近村子里、对这片山林了若指掌的老猎人慢吞吞地说道,即使被一群来路不明凶神恶煞奇装异服的佣兵一样的人团团包围,老人也依然没有露怯:“最近两年来它一直住在那上面的巢穴中,嘛,不主动靠近招惹它的话Playmaker的脾气还是挺好的,是这一带强大的魔兽里脾气最好的一个了。”

仿佛是在暗讽“主动靠近招惹”人家的汉诺骑士们一样。

“Playmaker?”左轮皱起眉头,有些不解:“为什么要取这样的名字?”

“不知道……”老猎人慢条斯理地跟面前极具统领风范的、气质不凡的年轻人说道:“它的传言传到我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叫这个名字了。”

末了,老猎人抬起浑浊的双眼,好心地提醒道:“最好还是不要打Playmaker的主意为好哦,传言那石柱之巅的巨大鸟巢中藏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许多财主纷纷下发高额悬赏。但所有爬上去的亡命之徒,大家全都被源源不断的天火烧死了。”

虽然用望远镜看来那只鸟是明显的实用主义巢里除了树枝和石头什么都没有就是了……左轮冷哼了一声:“不过就是只火属性的魔兽罢了。”

“不……”老猎人换了一种高深莫测的语气:“哪怕Playmaker当时并不在巢穴中,那些窃贼也依然遭到了天火的灼烧。”

“……”左轮挑起眉头,若有所思地抬头望向石柱,并甩手示意手下把人放走。

午时已过,羽翼华美的大鸟却依然栖身在自己的巢中闭目养神,一丁点外出觅食的意思都没有,左轮甚至怀疑在扎营于密林中的sol和汉诺退去之前它都不打算挪窝了。嘛,对于抱窝中的亲鸟来说在巢穴被偷蛋贼团团包围的情况下决心死守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如果那个“蛋”不是“伊格尼斯”的话,左轮还是能够理解的,如果不是的话!

左轮仰望着鸟巢,抱起双臂:“Playmaker是……雄鸟吧?”

“雄鸟雌鸟轮流孵蛋在鸟类中是很普遍的,Revolver大人。”他的手下亡灵微笑着答道。

“伊格尼斯又不是它亲生的。”

“无法生育的成鸟抢夺其他成鸟的蛋自己养育……偶尔也会发生这种事情。”

“……它怎么不先找个雌鸟给它生一个呢?”

“像Playmaker这种等级的魔兽,老实说已经很难找到与自己对等的存在了吧。”

为什么你这么懂啊!!!

左轮愤然回头,他的副手依然笑脸盈盈。

逗弄顶头上司愉悦了一下连日加班产生的坏心情,银发的牧师见好就收,摆出专业的精明干练的表情,恭恭敬敬地问道:“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呢?Revolver大人。”

左轮略一沉吟,下令道:“把那几头狮鹫牵来,我上去看看情况。”

亡灵没有去做劝阻上司不要以身犯险、拽着对方的白风衣后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您不能去啊您可不能出事啊您出事了汉诺就真的完了啊……之类徒劳无用的努力,只是微笑地点头颚首,转身按着左轮的吩咐使唤小弟做事去了——这也是左轮重用他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没过一会儿,一头威风凛凛的黑羽狮鹫便被牵到了左轮面前,亡灵和另外几名汉诺干部则骑上了剩下的四头白羽狮鹫身上。总计五头狮鹫拍打着健壮有力的翼膀,在被风旋卷起的沙尘中拔地而起,向着矗立在山崖边的石柱顶端飞去。

翡绿色的鸟眸睁开,金红色的大鸟警觉地从巢穴中站起身,张开艳丽的双翼遮盖住自己用交错木枝搭建的简陋鸟巢。

Sol的营地一片骚乱,又在蓝紫发色的年轻男人的呼喊声中勉强地压下来。抱着法杖的少女紧跟在哥哥的身旁,赤褐色的眼瞳静静地审视飞翔的狮鹫群。

……想静观其变吗?左轮不屑地嗤了一声,从Sol的营地收回视线。黑羽的狮鹫带领着其他的几只绕着石柱顶端的鸟巢远远地盘旋打转,却又不轻易靠近,和很想飞过来把他们全部拍下去却又担心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被偷走了“蛋”的名为Playmaker的鸟类魔兽正好形成一个僵持不下的局面。

转了几圈找好距离,狮鹫小队四散开来,从各个方面将Playmaker团团包围,黑色的狮鹫则拍着翅膀悬停在了大鸟的正面。Playmaker转着脑袋四下扫了一圈,视线最终落在面前的那只黑色狮鹫上,翠绿色的鸟眸微微眯起。

“到底想干什么?”Sol本次行动的主负责人财前晃仰望着几乎变成几个小点的狮鹫,表情凝重地咬牙问道。

“以前从其他的法师那里听说过……”他的妹妹,财前葵此时开口道:“有一部分的高等级魔兽,似乎是可以和人类进行简单的交流的。”葵虽然不是隶属于Sol的佣兵,而是在佣兵中小有名气的美少女魔法师,这次看在哥哥的面子上也来帮忙了。但她哥却只将她当做鼓舞士气的看板娘牢牢束缚在身边,葵的心中免不得有了些小脾气。

晃皱眉:“那种事情只是没有根据的传言罢了吧!”

“也许是那样没有错。”棕色短发的少女压着大大的法师帽抬头,语气淡然:“但汉诺好像是相信这个传言的。”

晃闻言猛地抬起头,乘着黑羽狮鹫遥遥飞在高空中的汉诺年轻首领低沉的声音在扩音炼金器的作用下扩散至整个天空:

“Playmaker……暂时就这么称呼你吧,我是汉诺骑士的现任首领Revolver。我们无意与你为敌,也不想引起无谓的战斗和牺牲,我们和那边粗鲁的佣兵可不是同一类人。”左轮也不管对面那只大鸟听不听得懂,先是轻描淡写地将自己一方人与那边Sol工会的人划分开来,隐晦地刷了一番好感度,才说明来意:“擅自闯入领地的事我很抱歉,但那颗有紫色纹路的黑色圆球形的、原本就属于汉诺的、我们苦苦追寻了五年的炼·金·造·物、”他特意在那四个字上加了重音:“是不是能交还给我们呢?”

——听得懂吗?左轮的声音落下,天空寂静了一瞬,无论是汉诺方还是Sol方的人都屏息将视线投向金红色的大鸟。

“……”在众多视线的注视中,名为Playmaker的鸟类魔兽眯缝着翠绿色的鸟眸盯着飞在跟前的黑色狮鹫,略有弧度的金色鸟喙轻启:

“滚出去,人类!”

略有些低哑的少年音回荡在天边。

?!?!?!?!?!

这只鸟它不仅听得懂!它还会说人话!!!

饶是率先提出这个作战计划的左轮,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出惊得差点从狮鹫身上滚下去,而大鸟紧接着的一句话则在这个效果上翻了个倍。

“「这家伙」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凭啥啊!你讲不讲道理啊!!!由我爹制作出来、我抓了整整五年的东西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凭啥啊!!!左轮脸上的面具都快被这句话气歪了,好悬没有动用自己的底牌对着这只鸟直接轰上去,引爆一场战争。

他终究还是想在尽量避免发生争斗的情况下将事态解决,把伊格尼斯重新收入手中并销毁。魔兽会放下自尊主动学习人类的语言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但既然这只鸟既能充分地理解、也能灵活的运用人类的语言,没了语言沟通障碍,他非常有自信能够说服对方。毕竟从客观的角度来讲,伊格尼斯只是个聒噪烦人的炼金造物,连生物都算不上,怎么看都跟“鸟蛋”不是一个次元的东西。

所以,当时的左轮,还是信心满满、把握十足地打算用自己出色的口才说服错把伊格尼斯当做鸟蛋的Playmaker的。

而之后的左轮,则很想把这个天真愚昧的自己胖揍一顿。

“Playmaker,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左轮开始自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演讲,自信一定能让这只鸟恍然大悟主动双爪奉上伊格尼斯:“「伊格尼斯」不是你想的那样,它只是一个用炼金术和矿物金属制造出来的金属疙瘩,你再怎么孵也孵不出雏……”

突然一个熟悉的、听到就脑仁疼的声音大声打断了他:“不不不不不——”

只见Playmaker略一犹豫,稍微抬起一边的翅膀,露出紧贴在鸟爪上的紫黑色“鸟蛋”来。左轮印象中的伊格尼斯明明是规整的圆球型,还有金色的独眼,比起鸟蛋来说更近似于眼球,此时却略微拉长变成了椭圆形,眼睛也紧闭着隐藏在紫色的纹路中。

伊格尼斯晃头晃脑地蹭着Playmaker的爪子,一副讨好的模样:“Playmaker大人你不要听他乱讲,本大爷怎么看都是正在茁壮成长健康活泼的‘蛋’嘛!这帮家伙都是坏东西,是为了得到本大爷才欺骗您的啊!”

“……似乎是这样呢。”Playmaker低头认真听完伊格尼斯的胡言乱语,抬头看向乘着黑色狮鹫的汉诺首领。

左轮:“……”

“蛋”会说话你都不奇怪的吗!!!你有没有下过蛋啊!!!——不过考虑到这家伙是单身雄鸟,可能还真没有,那么……你有没有常识啊!!!

左轮难以置信:“你难道要相信这么显而易见的慌……”

“呜哇哇哇好可怕啊~~~~!”然而他的话再次被伊格尼斯打断,紫黑色的椭圆球体一溜烟滚到了大鸟的两爪之间猫着:“人家也想顺顺利利地孵化出来,成为有绒毛和小尖嘴的啾啾、和Playmaker大人一起生活嘛!!!”

滚啊除了眼球你明明只有小人形和大嘴怪物两种形态!!!——左轮不禁回忆起了曾经无数次被这个炼金造物气到吐血的恐惧。

但不知是被那段瞎扯出来的话中那一点戳中了,金红色的大鸟收拢翅膀挡住窥视伊格尼斯的视线,青碧色的眼瞳灼灼生辉:“已经够了!从我的领地里滚出去,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谈判失败吗?左轮心下一沉。

伊格尼斯得意忘形的声音从大鸟的翅膀下传出来:“耶耶!活该!!Playmaker妈妈万岁!”

“闭嘴!”“唔唔!”

单纯地身为雄性不想被喊妈,Playmaker抬爪踩了伊格尼斯一脚。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让你交出伊格尼斯了吗?”左轮叹息地问道,缓缓放开缰绳的右手虎口上,赤色三角的印记微微发光:“已经只有战斗这一条路了吗……”

“就是这么回事。”Playmaker淡淡地回道,身上细密的羽毛微微炸起。

——就在这个时候!

“咳咳,那个,打扰一下可以吗?”同样利用了扩音魔法的声音远远地从脚下的地面传来。

左轮和Playmaker低头望去,只见在Sol的营地中,财前晃、财前葵和另一个粉紫发色的佣兵女性站在一起,而那位佣兵女性的手中,赫然捧着一枚人头大小的淡红色的魔兽蛋!

女性佣兵——别所艾玛清了清嗓子:“Playmaker大人,我为我们之前的无礼道歉。您是想‘孵化’出一只雏鸟养育它成长吧?那样的话,比起那颗奇奇怪怪吵吵闹闹还有很多人争来抢去的‘鸟蛋’,与我们这边的交换如何?”

左轮:?!还有这招???

然而在Sol佣兵期待、汉诺骑士紧张的注视中,Playmaker的眼神却出奇地冷漠:

“第一,我也不是非要蛋不可。”

“第二,我要紫色的。”

“第三,那个是蛇蛋。”

说到最后,大鸟的眼神近乎是鄙视的。

其他所有人:“……”既然能分清蛇蛋和鸟蛋的区别为什么就是看不出你身下那个根本就是块石头啊……唯有左轮略微走神,觉得这种三段式说话的风格迷之熟悉,但抓了五年的伊格尼斯就在眼前,他便没有细想,将心中这点违和感抛之脑后。

撇开底下的Sol众人,左轮和Playmaker重新回到备战状态。

猛禽模样的魔兽戾声尖鸣,张开璨金和火红色的双翅,竟没有继续守护在巢中,而是冲着黑色狮鹫探出利爪飞扑了过来。被那宛若暴风般骇人的气势惊到,黑色狮鹫惊慌失措地嘶鸣,慌乱匆忙地拍打双翼,却已经来不及躲闪了。

“Revolver大人!!!”汉诺的干部们纷纷喊道。

“不用管我的事情!把伊格尼斯——”左轮一边用力拉扯缰绳避免被从狮鹫背上甩下去,一边大声回应道。

他本以为听得懂他的话的Playmaker会折返回去护住伊格尼斯,却不料Playmaker就像根本不在乎一样,翠绿的鸟瞳静如潭水,完全没有回眸看一眼从后方包抄向伊格尼斯伸出手的汉诺干部的意思,一心一意地向着他扑来。

大鸟的双爪就像两只铁钳,在箍住狮鹫翅膀的瞬间巨大的力量就让左轮听到了羽骨被粉碎的脆响,随后Playmaker略一折翼,便像抡铁饼似的将爪中的狮鹫连带左轮一起抡了出去。在剧痛中尖嚎的狮鹫撞在岩柱上,直接就给撞晕了,耷拉着翅膀向地面跌去。

而左轮,则在被一起摔在烟柱上之前便松开了缰绳,任由自己从高空中像失翼的鸟那样坠落。虎口的赤色三角印记爆出灼红色的光芒,三个庞大的影子从密林中飞出,尖鸣着展开双翼。

“那是……”惊骇中Playmaker瞪大了眼睛,将那三道影子的真面目印入到清澈的绿色眼瞳中。

钢铁的羽翅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璀璨的宝石眼瞳闪烁着无机质的冷光,每一处关节的衔接都经过了精妙绝伦的计算,三个巨大的影子竟都是外表精细华丽的金属鸟!其中一只拥有着赤橙色装甲、翼翅末端喷出绿色动力流光的金属鸟用鸟嘴在半空中衔住了黑发青年,将其轻轻放在自己背上,扭头张嘴便用藏在口中的漆黑枪管向金红色大鸟发出了猛烈的射击!

“出现了吗!”地面上的晃咬牙:“汉诺的底牌——炼金鸟!”

金红色的大鸟拍打着翅膀改变飞行轨迹躲避激射而来的枪弹,绿宝石般的眼瞳一瞬不离地紧盯着跟前突然闪出的金属巨鸟。那一瞬间Playmaker的脑海中没有捡回来的鸟蛋也没有擅闯自己领地的人类,唯有那些闪闪发光的钢铁羽翼。碎片般的记忆从眼前浮现,火海中戾声尖鸣的钢铁巨鸟,被迫分离的稚嫩声音的主人,以及蚁噬般爬遍全身阴魂不散的剧烈疼痛……

“……伊格尼斯呢!”暂且脱离了摔在地上变成一摊肉酱的危险,左轮第一时间回头,出现在视野中的是基因组博士乘坐的白色狮鹫向鸟巢中的伊格尼斯伸出利爪、个性狡慧的金属造物却一动不动地待在巢穴中心笑嘻嘻的画面。

有诈——!他刚这么想,只见滔天的火焰便从虚空中爆裂而出,源源不断生成的火焰弹向着在火光中惊慌失措的基因组射去。赤红色的线条构筑的法阵在被触发的瞬间出现在左轮眼前,此前那些不起眼的石头落在阵眼的位置,同样亮起灼红色的光芒。

……怎么可能!?那是——





静谧的碧绿色的眼瞳被仇恨的火焰扭曲,Playmaker——游作从嗓子中挤出愤怒到极点的低吼:“就是你吗!!!”

子弹型的耳饰在狂风中剧烈摆动,在震惊中左轮难以抑制地脱口而出:“鸿上家自创的炼金阵……”

评论(12)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