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草薙兄弟+游作亲情向】救赎(上)

诈尸,我觉得我马上就能写完了(可能是幻觉)所以先丢一半,下次再写这种感情纠纷扭来扭去的我就自杀

后篇走这里

其他作受文的目录

【正文↓】

自六岁的那一天起,他的世界就是漆黑无光的。

他讨厌白色,恐惧噪音,食物的香气令他作呕,他人的触碰使他发狂……于是他亲手将自己溺死在泥沼般绝对无法逃脱的黑暗中,用黑暗筑起厚厚的城墙,把外界——连带着所有的光明、喧嚣、以及来自他人的恶意和关心完全地隔绝开来。

所以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坐在永恒的黑暗、寂静与孤独中,数着时间之河渐渐流逝。他难以入眠,无事可做,只好将六岁以前短暂的人生翻来覆去地回忆。但那些还算美好的记忆也在黑暗的河流一点点消散,最终连一点模糊的印象都想不起来。他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

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正在被这片深沉的黑暗吞噬,就像浸在水里逐渐生锈的钢铁,他的精神变得越来越单薄、混乱、腐朽……

但这样就好,他待在这里就好……

只要待在这里,就不会有人能伤害他。

他——草薙仁抬头望去,漆黑的天穹被外力撕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金色、白色以及赤色的光奔涌而入,一道人影乘着光的洪流闯进来,远远地落在对面。

然后在十六岁的一天,他的世界被人强硬地打开了。

★★★

“……拯救仁的方法?”

手中杯子一抖,几滴咖啡溅落在裤子上,草薙无心理会,惊讶而茫然地看向面前刚刚破门而入的游作,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

游作点点头,他是一完成程序就匆匆忙忙地跑过来的,现在气还没有喘匀:“把这个……”他将一直抓在手里的另一个旧式决斗盘放在桌上:“戴在仁さん的手上,上面登载的程序可以将他的意识拉入到Link Vrains内部独立的小空间里,去到那里的话,就能直接跟仁さん的意识见面了。”

“等等等等……”草薙连连摆手,觉得这实在是太突然了信息量也太大了,自己一时半会儿没法消化理解,总而言之先把跟前气喘吁吁的高中生拉着在餐车内的另一把椅子上坐下:“你先喘口气,不要着急。”

游作手臂上戴着的决斗盘上紫色的小人探出头来:“就相当于利用Link Vrains将仁酱的意识空间模拟构建出来,去到那里强行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拉出来……仁酱现在是处于对外部的刺激毫无反应、无论说什么也不会得到回应的状态对吧?但是去到那里的话,一定能直接跟他的意识对上话的!”

“那样的程序是怎么……”

“游作酱好像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悄悄地做了的样子,不过在有了本大爷的帮助之后才终于完成了!要实现这项技术可是相当困难的哟,也亏这家伙能一声不吭地自己捣鼓那么久啊,这也就是所谓的惊喜……”

“闭嘴!”游作打断Ai得意洋洋的话语,语气却没有平时那般严厉坚决,眼角下的一抹微红暴露出他被说穿心意的恼羞成怒。

草薙看着他,舒展了眉头:“游作……”

会害羞的游作果然只是一瞬间的假象,很快少年就重新摆出平日严肃端正的表情,认真地说道:“总而言之,不试试看的话就没有办法确认效果……仁さん现在在草薙哥的家里吧?”

“啊,昨天刚刚把他从医院接回来,还是老样子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那现在就……”

“等等等等!游作你太着急了!”草薙无奈地笑着打断了对方,该说是做事太果断呢还是行动力太高呢,和游作在一起做事久了总让他有一种自己已经很老了根本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的错觉:“谁来去呢?那个程序的安全性呢?闯入他人的内心世界听起来超不妙的啊!”

“当然是我去,一、我比草薙哥更熟悉在Link Vrains里行动,二、草薙哥不会决斗,万一撞上汉诺骑士就不好了,三、那是我自己制作的程序,我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进入的方法和步骤。”

好的好的熟悉的数三点和充足的理由,草薙只思索了片刻,便道:“那就拜托你了。”

“安全性也不用担心,我做了万全的防护措施,有必要的话系统会自动切断与Link Vrains的联系,绝对不会对仁さん造成伤害的。”

“这样啊……”草薙刚想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你呢?”

“……”

草薙对少年的突然沉默有了不好的预感:“游作?”

回答他的依然是从决斗盘偷偷探出头的Ai:“如果遭受冲击的话,会受到比Link Vrains稍微重一点的Flashback。这也没有办法,毕竟是去别人的内心世界嘛……”

“这……”草薙又忍不住皱眉。

“如果遭受冲击的话,”游作强调道:“我只是去将草薙哥的想法传递给仁さん,告诉他在现实里还有人在等他的,没有理由会受到攻击。”

Ai两手撑在脑后,没心没肺地哼哼:“那我就不知道了~”

游作看向草薙:“……怎么做?草薙桑。”

草薙看着那双闪烁着的、期待着什么又带着些担忧的翠绿色眼瞳,败下阵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再怎么说也不能让游作你白忙活一场啊。现在就去我家吗?”

“拜托了。”游作点点头。

但在草薙站起身,准备出去绕到前面驾驶室发动车子的时候,又听到游作有些闷闷的声音:“草薙哥,好像没那么开心呢……”侧过身,草薙能看到少年困惑地皱起眉。

“不,我很开心啊,好不容易有把仁从黑暗中拯救出来的机会,我怎么会不开心呢?但是啊……”草薙微笑着说道:“如果那样会让游作遇到危险的话,果然还是算了。这是我们兄弟的问题,不能把游作牵扯进来。”

“……这样啊。”

草薙将手放到少年肩上:“所以答应我,千万不要逞强,一旦觉得危险就马上登出。”

游作仰头看他,脸色如常:“我知道了。”

★★★

“好黑!!!”

几乎是在游作一跳进裂缝、脱离Link Vrains进入到用数据拟态出草薙仁内心世界的独立空间的瞬间,手腕上的Ai就咋咋呼呼地大喊道。

体表所感觉到的温度骤降,游作——现在是他的Link Vrains账号Playmaker的模样警惕地打量四周。

清冷、死寂、孤寂的空间中高耸的石柱错落无章地矗立着,尖端呈现出犬牙般的刃状弧度,视野所及之处黑暗仿佛云雾一般萦绕、弥漫、充斥着整个空间,只有在他所站的这一小块土地上,从裂缝外面透进来的光像瀑布一样倾泻在他身上。

在那里——

游作四处看了好一会儿,才从视野严重受阻的黑暗中找到自己的目标。穿着宽松、素色睡衣的少年抱着腿蜷缩着坐在围成一圈的石柱中心,和他哥哥一样深紫色的头发很久未经打理、已经变得很长了,凌乱的发尾披盖在颈后。与游作印象中几次拜访草薙家所见到的“草薙仁”如出一辙的模样,但不同的是,那双在现实中总是在无神地凝视空气的银灰色双眸,此时却在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两人的视线相对,游作立即便从那双如同隐藏在黑暗中观察猎物的蛇蝎、豺狼般阴冷的眼眸中读出了不加掩饰的敌意。脊背上爬过一丝凉意,全身的肌肉在瞬间绷紧,那是身体在拉响警报下下意识做出的行动。

“仁酱……”同样注意到了对方的Ai在他手腕上瑟瑟发抖,缩到决斗盘里只露个脑袋:“不觉得有点可怕吗?”

看起来没有办法轻松搞定了。

眯起眼,游作在心下做出结论。

但他既然已经答应草薙哥了,既然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就算用强的他也一定要将对方带出去。

“你是谁?”

仁率先开口了。与草薙相仿的嗓音,却不像他哥那般总是含着温暖的笑意,几乎跟他的眼神一样冷,带着许久未曾开口的沙哑。

“Play……藤木游作,”游作回答道:“要带你离开这里的这人。”

“带我离开这里?”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仁冷笑一声。然后他慢吞吞地站起身,随着他起身的动作,周边的深沉的黑暗剧烈地波动起来,有更深的黑影在黑色的洪流中穿梭,又隐没在云雾般的黑色中——那是作为这里的主人的仁对游作愈发加深的敌意的具现化:“为什么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呢?”

游作皱眉:“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待在这种鬼地方?”

“这里是我的世界,我是不会离开的。”仁摇摇头,伸出一只手平举,比游作略高一头的银灰色眼瞳近乎是轻蔑地看着他,就像在看一只飞进家里来的臭虫:“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进来的,但是……”

“给我——滚出去!!!”

游作心中警铃大作,当即向后跳开,下一秒他刚刚所站的地方土层崩裂,巨大的裂缝蛇一样横向迅速延展开来,碎石与土块一直向下落去,坠入到无底的深渊之中。但这不是结束,与此同时十几匹豺狼模样的黑影从无处不在的黑暗中窜出,呲开满嘴的尖牙,扑向游作。

一柄小刀滑入掌心,游作俯身弯膝避开最先扑来的两只,挥手用小刀向来不及躲避的第三只刺去,在刀刃划开黑兽皮毛的瞬间这匹狰狞的野兽便化作一团黑雾散去——这当然不是普通的小刀,它实际上是一个能瞬间删除数据的黑客程序。

游作另一只手上的Ai也张开大嘴咬住吞下了几只扑来的黑影,随即那张独眼的脸立马皱了起来:“呸呸呸——这也太难吃了!!!”数据中包含着这处主人长年累月中积累下来负面情绪呛得Ai眼泪狂流。

但四面八方猛扑而来的黑兽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很快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一匹豺狼狠狠地咬在游作的肩头,狰狞的獠牙下雷霆奔流,瞬间幽蓝色的电流便击穿了游作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刀掉落在地,更多的黑影围攻而上,将少年埋入到尖牙与利爪中。

“Playmaker!喂你还好吗Playmaker!”Ai挣扎地大声喊道:“你们Lost事件的受害者都这么凶残的吗?!我之前可没听说过啊!”

……嗯?

所有的黑影狼兽在主人心念一动的瞬间爆裂开来、化作一团黑雾消散地无影无踪,金红发色的少年艰难地从地上坐起身,一边捂住受伤的左肩一边喘着粗气,紧锁的眉头和颤抖的翠绿色眼瞳说明他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仁这会儿才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了一会儿对方,随后低声问道:“你也是吗?”

“啊啊……”游作撑着腿站起身,又踉跄了两步,才真正站稳了:“十年前的Lost事件……我和你一样是六个受害者的一员。”电击所带来的麻痹感依然残留在体内,仿佛一条毒虫在啃噬神经,熟悉的刺痛让游作回忆起十年前那个的白色房间与永无止境的决斗。

“既然这样,那你走吧,”听他这么说,仁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转过身去似乎想重新找个地方蹲下来种蘑菇:“我不会攻击你,但也不会跟你离开。”

“对啊对啊游作酱我们走吧!”Ai连忙顺水推舟,作为一个尽职的贪生怕死的好人质它一向立志于让游作远离各种危险——特别是在这种“关它屁事”的事情上:“这里太危险了有事下次让草薙自己来我们就照那小子所说的乖乖撤……”

“不!”游作大声地打断了念念叨叨的人工智能:“除非把你带出去了,不然我是不会走的。”

那头仁往里走的脚步顿住,转过身来,表情阴郁:“哦?”

“……你这个!”Ai真想扒开这个人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装了一百个鬼塚豪,怎么就那么执着!那么固执!那么不听人劝!

“为什么我非得要离开这里呢?”仁阴沉地问道,狭长的眼瞳隐藏在过长的刘海之后,唯有森冷的瞳光在黑暗中闪动:“如果你也经历过那次事件的话,应该明白的吧?外面的世界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十年之前、什么都还没发生的那时候的样子了。那样的话,想要一直待在这里又有什么不对?”

游作明白对方的意思,他们都经受着常人所无法感同身受的痛苦与折磨,站在人群中总觉得自己与周围格格不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过平凡幸福的生活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

但他最终还是摇摇头:“我和你是不一样的。”很不一样,他没有选择封闭自己的心灵,而是毅然地走上了反正我就是要怼死幕后黑手的复仇者之路。

游作已经开始有点烦躁了。他本就不是擅长用嘴解决问题的花言巧语型的选手,除了“一、你应该要要跟我走,二、你不跟我走我也不会走,三、你走不走???”之外一句话也憋不出来。眼前的这个人也不是一个三言两语就能说服的对象,太麻烦,就像一只团起身体的刺猬,浑身尖刺,令人无从下手。

“你为什么要那么执着?”那头仁也很困惑,在那噩梦般的半年内他从未接触过其他的受害者,按理来说他和游作就是陌生人,“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游作张了张嘴,又闭上,踌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你的兄长……草薙翔一,拜托我过来的。”他原本并不想将草薙哥搬出来,但目前来看仅凭他自己就算说出花来也没办法让仁顺从地离开对方为自己打造的心灵牢笼。

“哥哥拜托你来的?”仁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惊讶。

“啊啊……草薙哥对我来说就像是恩人一样的存在,”游作垂下眼帘,敛去眼中的情绪:“所以我绝对会带你离开这里,让你恢复正常。”

那样的话,草薙哥就没有复仇的必要和理由了,一定能比现在生活得更加幸福吧?

对……只要他离开的话……

但仁却并未如同游作预想的那样因为听到亲人的名字而放松下来,反而表情骤然扭曲了一下,随即近乎是暴怒地一脚踹飞了脚边的碎石,吼道:“哥哥他、哥哥他懂我的什么?!明明什么也没有经历过!!!”

“喂,你……”游作猛一皱眉,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语气不由得变得严厉起来:“难道说你觉得十年前的那次事件里也有草薙哥的错吗?”

“难道不是吗?!”仁暴躁地在原地踱着步子,在封闭的心灵中、在成千上万次的悔恨中变得愈发阴暗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如同决堤的洪水,宣泄而出:“如果他当时没有松开我的手的话,如果他当时没有移开视线的话,如果他当时跟我在一起的话!我就不会被带到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去了啊!!!”

“住口!不要再说了!”游作制止道。

但是仁没有理他,自顾自地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呢?为什么不能是其他人呢?为什么……”少年的声音变得近乎是撕心裂肺:“当时被带走的不是哥哥呢???”

游作:“……”

火大。

游作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却依然无法平息心中熊熊燃起的怒气。虽然他现在很想跟仁对骂三百回合“草薙哥不懂你?那你又懂草薙哥什么???”“你知道草薙哥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草薙哥为了你做了多少事情吗?”,但他理智上知道自己不应该和一个心灵受过创伤的病人争吵,而且这是他们兄弟俩之间的事情——他没有资格代替草薙哥教训仁。

不过仁さん他是不想再叫了。

“你和草薙哥的事情我无意干涉,但无论如何,我今天都要将你带出去。”游作仰起头,遥遥看向站在阴影中的草薙仁,光与暗的分界线刻在他们中间,形成最棒的决斗场:“如果你不管怎样都不愿意主动跟我走的话,那就用我们最熟悉的方式做个了断吧!”

“我们最熟悉的方式……”仁的声音低沉下来:“决斗吗?”

“没错。”

“好啊,如果你赢了,我就跟你走。”仁突然变得欢欣鼓舞起来,银灰色的眼瞳闪烁着天真无邪的光芒,但那只是一闪而逝,下一秒仁的脸庞上便绽放出扭曲的笑容:“但如果你输了,就永远地留在这里陪我吧。”

游作连半分犹豫都没有:“可以。”

“等、等等啊Playmaker大人!”Ai慌张地挥舞手臂喊道,想引起游作的注意:“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要尽量避免决斗!这里是那家伙的内心世界,他有着绝对的优势,连他的卡组——都是他自己虚构出来的啊!”

“无所谓。”游作摆正决斗盘,翠绿色的眼瞳明亮如镜,心中的信念坚如磐石:“因为我是不会输的。”

“你啊……”

那边仁一甩手,旧式的决斗盘便一寸一寸地具现化、出现在他的手臂,随后另一个事物的出现令游作一愣——熟悉的黑色的Vr眼罩戴在了仁的脸上,遮住了对方包括眼睛在内的上半张脸。

定了定神,游作与仁异口同声:

“Duel!!!”

★★★

“有点慢啊……”草薙有些心不在焉用指尖敲打桌面,盯着显示器上的画面。摄像头无法跟随游作进入“人类的心灵世界”那样奇特的电脑空间,所以他现在只能看到一些常规数值,表示目前还一切正常:“不是说很快就能搞定吗?”

草薙回头看看,现在他是在自己家自己的卧室里,被他抱过来的弟弟依然坐在墙角安静地种蘑菇,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他又看看一侧的墙壁,游作正在里面的暗间里连接登入Link Vrains,那边也依旧没什么动静。

“真的没问题吗……”

这时屏幕上的数值突然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好几个窗口同时弹了出来,这些数值变动和新窗口草薙并不陌生,不如说是非常熟悉、经常见到,但是……

“诶——???”

“为什么决斗起来了?!”

“到底在干什么啊游作!”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