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左游/了游】我全都要(上)

群活动欠债二号,太长了先发一半
傻屌文,每个人都在ooc
(lost事件前)幼作性格设定是个小调皮鬼,大致是按着讨人喜欢的爱酱来写的

其他作受文目录

(正文↓)

“鸿上了见先生,”男人一手牵着一个约莫五六岁的男孩,问道:“请问你掉的是这个藤木游作,还是这个Playmaker?”

了见下意识地回答:“我全都要。”

男人:“……”
了见:“……”

男人震惊了:“你也太贪了吧Revolver?!是什么给你的勇气和脸皮说出这句话的?”

了见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哪根脑神经搭错了地方,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这个。在这个Link Vrains内隐秘的小巷中,了见深呼吸了一口气,伸出手颤抖地指着男人左手边的那个孩子:“草薙翔一先生,你不应该先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被他指着的蓝发男孩挑起眉头,稚嫩的小脸上圆圆的翠绿色眼瞳闪闪发光,饶有兴趣地抬头望着现在是Link Vrains账号Revolver模样的了见;而草薙右手边的红发男孩见状则狠狠地皱了一下眉,从男人的背后绕过去,一把从后面抱住蓝发男孩的肩膀,将其拖到草薙腿后护着,与蓝发男孩一模一样的面庞充满戒备地盯着了见。

“这个就……有点说来话长了。”草薙挠了挠头发,一摊手:“我们省略地讲,总而言之就是出了点Bug,然后游作突然就变成两个了。”

“太省略了吧?!这是什么原理啊???”

“我也很头大啊!这不是赶紧注册了一个Link Vrains账号登上来把他们两个捡回来了吗?”草薙回身揉了揉两个小游作的脑袋,牵着两只小手将他俩分开,然后低头看向重新出现在他右手边的红发男孩:“然后就是,据我的观察来看,我们所熟悉的游作,是这边这个。”

有着和Playmaker如出一辙的灿烂的金红发色的男孩抬头看他,声音稚嫩:“草薙哥(くさなぎさん)。”

草薙翔一突然双手扶地跪在地上,发出远古怪兽般的吼声:“可恶啊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了见:“……”

……草薙翔一原来是这么脱线的一个人吗?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却见另一边的蓝发男孩抬头看看同伴又低头看看跪在地上的男人,眼睛一转,突然小跑着来到了见面前,冲他张开双臂:“了见哥哥(りょうけんおにいちゃん)!”

于是鸿上了见也情不自禁地双手扶地跪在地上,发出远古怪兽般的吼声:“可恶啊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发男孩跑回红发男孩身后,嘻嘻嘻地坏笑,被满头黑线的红发男孩对着脑门弹了一下:“痛!”

最后了见坚强地爬起来,颤抖的手指再一次指向一刻也闲不住、这会儿已经趴到红发男孩背后让人家背他的蓝发男孩:“你说Playmaker才是我们熟悉的藤木游作,那这个是什么妖怪?”

蓝发男孩抬头看他:“我也是游作哦!”

“骗人!”

“我才没有骗人呢!”自称也是游作的蓝发男孩俯身与被承认是游作的红发男孩脸颊相贴:“对不对,游作。”

游作——他有着他应该有的所有记忆与人格,他觉得可以这么称呼自己——心累地将那张脸推开,冲原汉诺的首领点点头:“Revolver,他没有说谎,他也是藤木游作,他是……我的一部分。”

他将那孩子从自己背上赶下来,抬头摸摸对方的脑袋,与幼时的他有着完全相同的样貌的男孩眯了眯眼,咧嘴冲他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啊啊……多不像他啊!但又确实是他。

这孩子是……还没有经历过Lost事件的他啊。

“事情就是这样,那么你到底愿不愿意暂时收留两个小游作?”草薙问道。

了见疑惑:“你不能照顾他们吗?”

草薙理所当然地道:“这里可是Link Vrains啊,到处都是穷凶极恶的决斗者,我又不会决斗,怎么能在这里久留呢?我会在现实中照顾好游作的身体的。”

这个人是不是对Link Vrains里的决斗者存在什么误解,总觉得好像是和某个“眼神对上的一瞬间就要开始决斗!”的片场串戏了……了见沉默。

“你不同意的话,那我就去拜托Blueangel、Soulburner、Bravemax他们了,Soulburner也知道游作的真实身份,我觉得他更合适,只是游作说他们都要上学,你可能更方便,我才来问问看的。”

Soulburner又是哪根葱???了见敏锐地察觉到了那个包含着巨大威胁的陌生名字。

草薙看他迟迟不语,又让了一步:“一次性两个你嫌麻烦的话,也可以只收留一个。”

蓝发男孩闻言瞪大了翠绿的眼瞳,紧紧搂住了身边的红发男孩:“我不要和游作分开!”

“鸿上了见先生?”草薙催促道。

了见猛地惊醒,蹲下来将两个小游作都揽进怀中:“我不是说了我都要吗?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被青年的胳膊困在对方的怀抱中,蓝发男孩嘻嘻地傻笑,反手抱住了见的一只胳膊;红发男孩则有些别扭地挣扎了两下,但身体变小后他的力气太小,挣扎无果之后也只能别过头,不去看了见的脸,耳根微红。

★★★

目送着草薙仿佛生怕下一秒就有人带着超主流卡组逼迫他打牌一样脚底抹油飞快下线,了见单膝跪地蹲下身,注视着面前的两个小不点:“我该怎么称呼你们?”

两个男孩几乎是异口同声:

“叫我Playmaker,叫他游作。”
“叫我作作,叫他阿作。”

然后了见和红发男孩都闪电般地转头用难以言喻的眼神凝视语出惊人的蓝发男孩,在一瞬间达成了共识:

——“太恶心了!”

蓝发男孩:“嘤……”

“那就Playmaker和游作。”了见敲定了称呼,反正他在和劲敌的相处中用的最多的也是Playmaker这个称呼,两个人适应起来应该都没啥问题:“那么,接下来该去哪呢?”

“找个安全的区域把我们丢下就行了,我会看着游作,直到草薙哥找到解决的办法。”Playmaker抱着胳膊,用和以前一样冷酷的口吻说道,但配上他此时孩童般的样貌和声音,却只能让人觉得可爱:“应该有的吧?一两个汉诺的秘密基地啥的。”

可能是觉得让这么小的孩子穿Vrains初始那套紧身衣不太合适,此时他身上穿着的是配色相似的宽松外套,金黄色的条纹贯穿整件衣服。应该是草薙紧急制作的童装数据,却不知为何在设计上费了心思。

了见看着这一幕,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既视感。不由得别开视线,压抑自己想要冲上去揉搓那张小大人一般的小脸的欲望。

“我我我!”另一边游作高高举起小手,像是在课堂上特别积极想主动回答老师问题的小学生:“我想去游乐园玩!”

“Link Vrains里没有游乐园。”Playmaker对游作的态度很好,耐心地解释道。

“怎么这样!”蓝发男孩顿时嘟起了嘴,和Playmaker比起来他显然更像是真正的小孩子,喜怒哀乐都张扬地表现出来。

了见却又不同的意见:“我记得有啊……游乐园。旧版的Link Vrains好像是没有的,但新版有建一个。”

“哇!!!那一起去吧!三个人一起!”游作顿时欢呼起来。

playmaker瞪向了见,想也知道他一点都不想去:“为什么Link Vrains里要有游乐园?”

“好像是为了吸引情侣进入Link Vrains,然后通过Link Vrains的决斗氛围接触到决斗,增加决斗者的数量吧?”

“不可理喻。”

“我也觉得。”

总而言之两个拿游作没有办法的人只好勉勉强强地朝Link Vrains内的游乐园前进了,为了避开底下扎堆的决斗者们,了见带着两个小鬼捡人少的楼顶走,又利用黑客的技术在楼与楼之间搭起一条条的通道。三人走得有些别扭,因为Playmaker说什么也不愿意去牵了见的手,于是游作只好一手牵着了见又用另一只手牵起Playmaker,充当了两人之间的缓冲带。

但了见不知道自己的账号Revolver在汉诺塔决战之后就有了与Playmaker相媲美的名气,在他走出小巷被第一个人看见的瞬间,整个Link Vrains就都知道野图boss「原汉诺首领Revolver」出现的消息。了见只是见到很多人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在他们附近出没,震惊地看看他又看看他牵着两个小鬼,然后又都跑了,一个敢上来挑战他的家伙都没有。

于是了见单纯地认为这群人全都被他的赫赫威名和王霸之气吓走了,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

但正直的原汉诺首领不知道的是,和Link Vrains联动的还有个叫论坛的东西,那群人也并不是因为他的气场啥的而害怕他,而是纷纷激动地爬上论坛发帖,顿时顶着花边新闻一般标题的帖子就血洗了论坛首页:

【怎么也赢不了劲敌,他竟做出这种事……!】
【震惊!Revolver携子出游,孩子竟长得像极了那个人!】
【「天火的牢狱」作婚礼现场「零型额外连接」作婚戒,Revolver与Playmaker竟已秘密结婚?!】

热狗车中一边分析BUG一边日常进行着删除对Playmaker不利记录的草薙:“??????”

在决斗者观光团逐渐散去之后,三个人安静地走了一会儿,主要是了见在询问有关BUG发生时的事情而Playmaker也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道当时强行登出失败后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变小了而游作正睁大眼睛看着他。了见又去问游作,这边更是一问三不知,问一句话能被从天上飞过的滑板吸引走三次注意力,问得了见心累无比。

突然了见和Playmaker同时抬头望向天空,几秒后那处破开一道口子,然后一团紫黑色的东西掉下来,兴高采烈地向他们扑来:“Play~maker大人~让我看看可爱的幼年版的你——呀啊!!!”

伊格尼斯的话尾惊恐地上扬,因为了见沉着冷静,在看到它的一瞬间就展开了决斗盘,将卡拍进了卡槽里。张牙舞爪的绿鳞巨龙张开三角形的巨口,迎着掉下来的Ai咬去,Ai对这只叫破解龙的怪兽显然心理阴影面积很大,顿时扭头就往洞里钻:“我日您!!!!!Revolver!”

“在小孩子面前怎么能说脏话。”了见皱眉,果然伊格尼斯就应该被消灭掉。

Playmaker:“……”

Ai和关闭的洞口一起消失在天边。

“刚刚那是什么?”游作抬头问道,表情天真无邪。

Playmaker解释道:“它的名字叫Ai,是人工智能伊格尼斯的一只,也是人质……啊,现在已经不是了来着,但它还是人质的时候是个好人质。”

游作微笑着,脑子里冒出无数个问号。

了见则直截了当:“是坏东西。”

游作接受了第二种解释。

接下来他们又依次遭遇了以为两个小游作是一种新式程序想买下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转手就给黑价转卖了的Ghostgirl,明明已经是Sol雇佣来抓捕Playmaker的赏金猎人了却跑来指责了见不该这么侮辱Playmaker的Go鬼塚,冲上来一把抱起小Playmaker就想跑的Blueangel……

“你可真他妈受欢迎。”最后了见忍不住对Playmaker吐槽道。

Playmaker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别过头掩饰自己微红的脸色,抱着Go鬼塚留下的小熊玩偶的游作笑嘻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TBC.

评论(8)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