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瞎奶】v6怎么还不开播我要死了

一小段自己的脑补(怎么就写出来呢这手该剁了
就,瞎脑的😂大概是游作被boss用滔天的权势(?)抓捕的时候在vr世界里试着给go鬼塚桑发了条消息,然后豪就去约好的地点把人捡回来了……这样的设定x
豪桑有种迷之Youtuber的感觉
万万没想到自己第一发腿肉写了豪桑(why,why???
不好吃,饿的不行就随便看看算了

【正文↓】

“那个,谢谢了。”

鬼塚豪在将手中的冰冻果汁饮料放在茶几上时听到细如蚊鸣的道谢声,他抬眼观察了一番自己特地跑出去捡回来的人。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从西装款式的校服来看应该还是高校生,面上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憔悴,局促不安地笔挺挺地坐在沙发上,豪毫不怀疑稍有风吹草动他都会立即弹起来。

全身上下唯一和playmaker一样的地方大概只有那双碧绿色的眼睛。

“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迟到辩解,对方又补充了一句。

“我也没想到那条求救消息是真的,本来还以为自己铁定被耍了。”豪拧开手上的冰罐啤酒,他可和某些只能喝果汁的小鬼不一样:“虽然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真实名字是鬼塚豪。所以,你呢?怎么称呼?我倒是无所谓继续叫你playmaker。”

高校生抿着下唇,豪猜想他心里一定在天人交战,然而出乎意外的是,他最终还是听到了回答:“游作,藤木游作。”

游(play)作(maker)。

哦!

豪停顿了一下,随后拍着大腿放声大笑,豪迈的笑声从高层公寓的窗口远远地飘了出去。游作在过于爽朗的笑声中呆怔地坐着,然后近乎是憋屈地别过了眼。

你到底有什么资格笑我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豪注意到在他失礼的大笑中男孩变得稍微自在了一些,便继续他的话题:“那么,现在能告诉我你离家出走的理由了吗?”

游作缄言不语,半晌闭上眼睛:“抱歉……”

“好吧好吧,看来这不是我应该知道的事情。”豪耸耸肩:“别在意,反正我是独居,我不会把你扫地出门的。”

“……有警察盯着,我不能直接回家。”

“他们用了什么理由来抓捕你?”

“以前当过一段时间黑客。”

哦!

豪琢磨着仓库里几个被他玩坏的电脑是不是可以重见天日了:“我收留你的话,你是不是要交房租啊?”

“多少钱?”游作警惕地问道,这会儿豪又从他的眼神中找到了些许和playmaker战斗的感觉,对方也是这样戒备地看着他每一张手牌、怪兽和盖卡。

“不,不要钱,我不缺钱。”豪摆摆手,心中天平晃动着,最后还是坠向了他日思夜想的那一方:“你只需要需要在呆在我家的期间,每天陪我决斗一次就行了。”

“……天呐!”游作将脑袋埋进手掌中呻吟了一声,随后他沮丧地问道:“是不是我输给你一次,你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如果我和你都全力以赴、用尽彼此所有的手段、上演一场殊死较量结果你输给了我,那么是这样的。”

“要求真多啊!”

“哈哈是让你是我认定的对手呢!”豪站起身,随手一指:“那边那个客房随便用,你就自便吧,我必须要回房间了。”

“做什么?”

“登陆vr世界找对手决斗直播给粉丝们观看,这可是我的工作啊。”豪回头看着他:“或许我应该告诉他们行踪难觅的playmaker桑现在就在我家里?”

游作皱起眉头,张口想制止对方,却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立场这么做,只好又紧紧地闭上了。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在这里的,所以放心吧。”豪拉开房间的门,透过门缝可以看见里面齐全的vr装备,随后他和他那爽朗的笑声一起消失在了房门的背后。

游作放松下来,轻轻靠在沙发背上,抬起手臂盖在眼睛上,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就在这时衣兜里的手机擅自亮了起来,随后一个尖细的声音从里面漏了出来。

“居然寄人篱下什么的,真是狼狈啊游作。”

额角清晰可见地冒出了一个井字,游作掏出手机,瞪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奇怪的黑色小人:“你以为这都是谁的错啊?”

小黑人歪过头,似乎是在认真思考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然后它回答道:“我猜是葵的?”

评论(1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