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瞎奶5】听说op1要放一年感到了绝望

又是我,对vrains的tag里全是自己表示绝望😂
这一次的梗是【如果游作也是HANOI骑士的一员?】
顺便分享一个男友力max的防火墙龙

【正文↓】

透过白龙的翼尖看到的,是在扭曲的电子空间中倒地呻吟的十数名身着着同一制服的人,是接连归零的LP刻度值,是被巨龙的吐息摧毁引爆的仪器,是数双充满了怒火和悲伤的眼眸,是……

曾经的同伴。

他猛地闭上眼,再睁开时那翡绿色的眼瞳已如冷玉般无暇凝实,不见一丝动摇。他的面前只余下一个敌人了,无爪的银白色龙崽拍打着翅膀,嘶声鸣叫,在主人的指令下喷射出赤红的射线、给予了对方最后一击。

最后的一个人早已失去了怪兽或者陷阱卡的保护,被代理龙的直接攻击命中,在爆炸的余波中远远地飞了出去、砸在由数据线条构筑的残垣断壁上,痛哼着和其他人一样栽倒在地。

决斗结束。

设置好的场地魔法、没有机会发动的陷阱卡和侥幸存活的怪兽们都化作点点光点消失,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有唯一的一只怪兽并没有随着战斗的结束而隐去身影。他仰头看着沉默地站立在他身后的白色巨龙,身披白色装甲、头部及身体各处都嵌有蓝圈、回缩巨翼护着他的巨龙有着一双宝红色的眼瞳,红色的龙瞳静静地和他对视,里面看不出情绪。

“叛徒!”愤恨的咒骂唤回了他的注意力,他看向在决斗中落败的人们,他熟悉他们每一个人的面庞,却从未见过他们像这样被怨恨扭曲的模样。“为什么!”他们质问道,恶意几乎化作实质,化作利箭将他刺穿:“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为什么要将我们数年来的心血……”

因为你们错了啊。

“明明马上就可以……”一名成员踉跄地走过去,拾起在龙息之下变得支离破碎的仪器残骸中的一片齿轮,痛哭出声:“明明马上就可以……将AI世界消灭掉的!”

所以说那样是不行的啊。
将AI的世界消灭什么的……绝对是不行的啊!

他想起近段时间来数次无效的劝说,想起渐渐变得疯狂而陌生的同伴,想起那一天在vr世界深处看到的光芒中的卡组、听到的无机质的声音:

“帮帮我们。”
“拜托了,请帮帮我们。”
“我们观察过了,你是唯一的一个、还没有被‘那个’侵蚀的人类……”
“所以……”

“啊?!!!”仿佛注意到了他的走神,为首的那人发出非人一般的愤怒的咆哮,扭曲变形的面庞无比陌生:“回答我啊!PLAYMAKERRRR!!!”

还好他们不知道我的真实名字和现实身份——他惊讶于自己都这时候了还能有这么轻松的想法,随即他就沉痛地意识到:不一样了,果然不一样了,他所认识的他们不是这样的,就像赛博族说的一样——他们都被侵蚀了。

而就在这里,突然闯入的声音吸引了双方的注意:“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很大的声响……哇这里是怎么回事?”战前特意准备的“墙”似乎已经在激烈的决斗和强大的能量震荡中变得支离破碎,就在那两名不知所以的vr世界普通玩家踏入这片空间的瞬间,迅速扩大并蔓延开来的裂缝终于将墙解体,四散开来的碎片不仅将这片空间暴露在永远繁忙不息的vr世界中、也吸引了附近所有玩家的视线。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喂快看那边啊!好像有什么突然冒出来了!”“那些家伙不是……叫什么HANOI骑士的家伙吗?”“呜哇被打得好惨的样子,他们对面的那家伙是谁啊?带着一只没见过的怪兽……”

嘈杂声瞬间如海潮般涌来,人群也迅速地聚拢过来,他突然反应过来,将盯着人群的视线移回来。果然HANOI骑士的成员正一个接一个地利用黑客的技术开启逃生通道,准备逃离现场。

“游作!”赛博族的使者在他耳边焦急地提醒道。他扬起手,白龙的口中顿时汇聚起晶莹的能量波动,只要他一声令下,威力巨大的龙息就会将逃生通道连带他们自身都一起撕裂。

但是……

“你在说什么呢?就算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和身份,我们也是同伴啊!”

回忆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脑海中,他紧紧地咬着下唇,嘈杂的人群和周围的景象都渐渐远去,只余下他独自站在黑暗中,在接连不断响起的回忆中的声音中挣扎着,试图挥下颤抖着的右手。

“……下不去手吗?”

直到使者在他耳边轻叹,他才惊觉HANOI骑士的最后一人也已经钻进了通道中,甚至于他们还抛下了要找他复仇的狠话,将他的id名暴露给了在场的所有人。他垂下眼,举着的右臂也轻轻放了下来。

一直观察着他的白龙慢条斯理地将未出口的吐息重新咽下,粗长的尾巴随意地抬起,并砸在试图靠近过来的人群的前方,吓得好几个人都摔了个狗吃屎。

“总而言之我们也从先撤退吧,”赛博族使者提议道:“之后再慢慢商讨查出HANOI骑士变成这样的原因也不迟。”

“嗯。”他微微点头,在白龙的掩护下踩上滑板,进入到vr世界永不停息的数据之风中。

他一定、一定会查出来的,将他们变成这副模样的原因。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