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瞎奶6】我要来八路啊vj!!!

赶在被vj打脸之前发上来
依然是游作和葵(我也想写新角色啊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jpg
这次的梗是“游作知道葵是ba但葵不知道游作是pm”,大概是第一次决斗的场景
因为不知道滑板决斗是啥样子的所以还是普通的站立式决斗
【以下正文】

【瞎奶6】

花仙子们在华丽的舞台上飞舞,她们穿着五颜六色的精致衣裙,扇动着身后晶莹剔透的翅膀,闪光的粉尘绘出她们飞行的轨迹。

游作觉得有些晃眼,闭上眼,再睁开时名为莉莉贝尔的戏法明星正好在挥舞着手中的金色铃铛、绚烂的魔法流光绕过防火墙龙的翼尖扑面而来……他只好又紧紧闭上眼,咬牙承受着因为莉莉贝尔的效果带来的直接攻击的冲击。

生命值又双叒叕被削减了一次,游作放下用来遮眼的手,抬头看向坐在戏法明星们用花叶编织的秋千中的蓝发少女,不禁感到了一丝恼火。被强硬地拖入到无意义的决斗中已经很烦了,对方这种色彩过于丰富的决斗风格跟他简直是三观不合。

重点是……意外地难缠。

在恼火的同时他又觉得有些微妙,视线隐晦地擦过对方蓝发上心形的发髻、双耳下心形的耳坠、背后悬浮着的带着心形图案的翅膀……在试着将存在于记忆中的身着校服的褐色短发的朴素少女的图像叠上去、但却失败了之后,游作胃疼地移过了眼。

到底在干什么啊财前葵!

“丢人啊游作!”小黑人攀在他肩上,压着声音坚持不懈地嘲笑他:“再这样下去就要被干掉了!怎么样?动动你的手指就可以解锁我的力量,我一拳就可以把这个讨厌的女人打飞,然后嘛~不用担心,我那么宽宏大量,就算你对我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我也会一笔勾销的~”

“我不信。”游作冷静地回答它。

“真的真的,你看我们都一起生活那么久了,就算是块石头也被捂热了。”这大概是游作第一次回应它放过自己的要求,突然看到希望的小黑人绞尽脑汁地劝导着,期盼对方真的被那个乱七八糟的女人气昏头放它自由,“我们之后还是能做朋友的嘛……”

……个屁,它恢复力量之后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好好教训折磨一下这个囚禁了它那么久还油盐不进的臭小子。

“不,我是说前面那一句。”

前面那一句?前面那一句是啥来着……前面那一句是……小黑人顿时炸毛:“什么?!你居然不相信我的实力!我都说了那么多次你抓住我的时候只是碰巧赶上我虚弱的时候不然……听我说话啊喂!”

小黑人拿对方毫无办法,因为只有游作能听到它在说什么——当然了,这也是一种黑客的技术,并且它并不寄希望于sol技术社那群废物程序员能发现并修复这个bug——它甚至不能拿到处宣扬对方的真实名字来威胁他,它能做的事情最多只是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叽哩哇啦乱叫让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质疑一下playmaker饲养电子宠物时的糟糕审美。

完成了镇压小黑人(4/10)的日常任务的一阶段后,游作将注意力重新投入到决斗中。轮到他的回合了,伸手抽出卡,他在瞄到卡片内容的瞬间眯起了眼。

“啊啦啦~不要把脸绷得那么紧嘛!”少女娇俏的声音迫使游作抬头看去,在围观群众的惊呼中蓝发少女从秋千上站起身,就像真正的天使那样、挽着女性怪兽的手按住飘起的裙摆飘然而落,并在单脚触到地面的同时转了一圈身体、手举到脸旁做了个可爱的pose:“和我一起来享受决斗的乐趣嘛~传说中的救世主大人。”

[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blue angel酱!!!]
[太可爱了我需要急救!!!]
[给点表情啊playmaker!没看到我那么可爱的blue angel酱都在对你笑了吗!!!]

决斗直播间的评论在这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小高潮,无数由现实金钱兑换的礼物道具被发出、在vr世界中化作实质从虚幻的天空撒下。头顶蓝圈的白色巨龙仰头看去,张口连包装一起吞掉了一盒巧克力,然后抖了抖身体将落在翅膀上的玫瑰花瓣抖掉。

虽然从决斗开始到现在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游作还是有些叹为观止——她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大的反差的?起码在完美隐藏身份的这一点上面,游作是非常佩服她的。然后他一言不发地移开目光,以示拒绝。

[啊啊啊真是好气人啊!明明是在blue angel酱的面前还敢那么拽!]
[可恶那哪里来的野小子!不愿意打的话换我上啊!我会幸福地晕过去的!]
[楼上脑残粉醒醒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覆灭黑客集团拯救vr世界被go鬼塚桑视作劲敌的playmaker也是你能比的?]

“真冷淡啊~这样子可不能讨女孩子欢迎的哦!”蓝发少女佯做苦恼地歪过头,这时一位红发的戏法明星飞过来靠在她的耳边窃窃私语了什么,少女眼睛一亮、一手握拳敲在另一只手上:“啊,对了!”

打定主意不管对方做什么都无视就好的游作冷漠地看着她自导自演。

“呐~playmaker酱,”少女淡紫色的眼眸眯起,纤长的眼捷犹如一对蝴蝶的翅膀:“这场决斗你要是输了的话……”她扬起天使般灿烂的笑容:“就来当我的宠物吧~”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财前葵!!!

[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お]
[出现了blue devilwww]
[诶?居然不是奴隶而是宠物吗?blue angel酱不会真的喜欢上那家伙了吧?lol]
又是一阵巧克力混着玫瑰花瓣的礼物雨从天而降。

“……我拒绝。”过了好一会儿,游作才挤出三个字来回应这个无理取闹的条件。

“没关系~不用害怕~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蓝发少女轻笑着说着宠溺的话语,在把直播间里一堆大老爷们骨头都听酥之后,突然话锋一转:“不然你觉得你还能撑到下一个回合吗?”

“呜哇……你不会真的输掉吧?”小黑人忧心满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不想当宠物的宠物啊。”

原来你已经在心里承认自己是宠物了吗?游作斜眼看了它一眼,理智地选择不提醒它。

“话说那孩子和你是同班同学吧?之前好像看到你调查过。”

“嗯。”只是对方不知道他就是playmaker就是了。

“那用她的真实身份威胁她怎么样?这样就不用做宠物了,被夺走的那张卡也……”

“我没那么无聊。”游作打断了它。

“那你最好祈祷你自己不要输!”好心出谋划策又被拒绝,小黑人气哼哼地说道。

“不会。”游作说道,看向自己刚刚加入手牌中的那张卡。

♢♢♢♢♢

晶莹透彻的蓝色的翻转化作一片赤红,换了一个配色的白色巨龙张开巨翼,头顶的红圈在龙吼中闪烁着汇聚起能量,迅速成型的庞大能量化作光炮喷射而出,在灼目的光流涌动中怪兽、盖卡和场地都被撕裂、消散。

决斗结束了。

游作收起决斗盘,上前几步,寂静的vr空间只回荡着他的脚步声。目光落在跪坐在地低着头的蓝发少女身上,游作迟疑了一下,伸出手。

“……不用了啦。”但少女没有借助他的力量,而是自己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张蓝底的卡被递到了他的手上:“约定好的,还给你。”

游作看了一眼手上绘着一张身披暗蓝色盔甲的剑士的卡片,好在在场没有人知道这张卡对他、对汉诺骑士团和sol技术社、对vr世界来说有多么重要,不然想要拿回来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满意于对方如他所想那般的信守承诺,游作点点头,转身准备直接离开——他还没有忘记刨去同班同学这层对两个都不想暴露身份的人来说见不得人的关系之外,他和blue angel应该是彻彻底底的陌生人。

“呐!playmaker!”从背后传来的、难得没有加奇怪后缀的招呼迫使游作停下脚步,回头疑惑地看向叉着腰微笑着的蓝发少女。对方慢慢抬起戴着花环的手臂,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他,笑容开朗而自信:“虽然这次我输给了你,但是下一次……”

“我会把你的心一起夺走!”

游作:“……”

[告白???这是告白吗???不要啊!!!!!]
[快住手!!!这样的根本就不是决斗!!!]
[只有我觉得这两个人还挺配的吗?勇敢地追求爱的blue angel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直播间一片哀鸿遍野。

直到注意到少女微微颤抖的指尖和变得薄红的面庞为止,游作的大脑都被“她又在玩什么”“不我不想再决斗了”“放我走”之类的想法所占据。注意到之后他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但其实也并不需要他当即回复什么,因为蓝发少女宣告完那句话之后,就收回手敲下了决斗盘上的按钮,消失在升起的光芒之中。

下线了。

“哎呀哎呀,真是牵扯出了一大堆麻烦的事情啊!她好像还没有准备放过你的样子呢!”小黑人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游作就知道它完全没有听出一般人类都能听得出的话外之音,“下次一定要好好保存解码语者啊,不要再被人抢走了。”小黑人揪着他红色的发丝,语重声长地嘱咐道。

“嗯,”游作随口应下,然后反应过来,皱眉:“不是你擅自逃跑才害得解码语者落到她的手上的吗?”

“你抓我也没经过我同意啊!你还不让我逃了!”

“当个三好囚犯不好吗?”

“当你妹!”

♢♢♢♢♢

弹幕在电脑屏幕显示出的直播间窗口中疯狂地滚动,葵摘下套在头上的vr设备,长长地舒了口气。懒得去看直播间的情况,她直接将自己整个人埋进被褥里。

就像在播放影片一般,脑海中决斗的场景一幕一幕地重新出现,最后定格在她语出惊人的那句话和对面少年怔住的碧绿色眼瞳上。

半晌,厚重的棉被下传出她释怀的声音:

“……自杀吧。”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