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漪

盼了半年都终于盼到游作君,all作杂食,偶尔产粮

【瞎几把摸鱼】第一集观感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vrains开播了,为什么我五月会忙到嗝屁呢😥
一点点的摸鱼,在第二集之前丢上来

【相捧↔人质】

“游~作~”

被丢在桌上的旧式决斗盘中传出谄媚讨好的声音,打破了小空间中的宁静。

“闭嘴。”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伊格尼斯抗议道,怪异的紫色眼球在决斗盘中心气呼呼地扭动,瞪着头也不回地敲键盘的少年的侧脸。对方碧绿的眼眸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连余光都没有分给它。

“反正也只是废话吧?不说最好。”

“你听都没有听,怎么就知道我想说的是废话了!我要说的……”伊格尼斯顿了顿,声音骤然拔高了一个度,突出了一个理直气壮的效果:“就是废话怎么了!”

游作:“……”

游作开始思考什么样的程序能加载进决斗盘里、并同时达到静音里面登载的AI的效果。

【纸,好吃吗?】

“游作,”草薙翔一终于下定决心要和对方严肃认真地谈谈这个问题:“之前不小心看到了一些让人在意的事情,想问问你。”

“什么事?”难得见草薙桑这么严肃,游作也情不自禁打起了十分的精神,挺直脊背正襟危坐起来。

“你啊……”草薙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为好,数次张口又闭上,终于在游作变的越来越困惑的眼神中问了出来:

“之前把包热狗的纸吃下去了吧?”

游作:“……”

游作:“……”

游作:“……”

“草薙桑,”游作一脸认真地举起手开始比划道:“我分析了三个包热狗的纸不可食用的原因,请你认真听着:第一,包热狗用的防油纸袋的功能是防油污而不是食用;第二,没有人会想到要去吃包热狗的纸,这是常识问题;第三,纸虽然是人类文明史上重要的发明,但显然不包含在食品的范畴内。”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草薙真心实意地赞同道,然后他顿了顿,用更加慈祥热切的目光盯紧了少年:

“可是你吃了吧?”

游作:“……”

游作在草薙咄咄逼人的目光中败退下来,愤恨扭头,喃喃低语:“为啥会被草薙桑看见啊……明明就0.3秒……”

你还真吃了啊!而且为什么叫就0.3秒!!这已经不是会不会吃坏肚子的问题了这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吗!!!

纵使草薙的内心的吐槽仿佛狂风暴雨而他的世界观就如巨浪中的小船那般摇摇欲坠,他的面上还是尽力维持着往日的微笑。本来是担心同伴的身体健康才会问的,事到如今草薙心中反而升起了一种敬仰的心态,没忍住又充满好奇心地问道:

“纸,好吃吗?”

游作:“……”

游作悲愤欲绝:“……我真的就是一不小心把热狗和纸一起吃了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好不好求求你。”

草薙:“在0.3秒之内?”

游作:“不行吗?”

草薙:“……”

草薙:“你开心就好,我不问了。”

【第二集想看的画面】

在失去平衡从滑板上跌落而下、眼角余光捕捉到汉诺骑士嘲讽的奸笑的瞬间,Playmaker的脑海中闪过了许多念头,比如“去他妈的数据风暴”“去他妈的高速决斗”“去他妈的网上冲浪(物理)”……之类的。

但抱怨是无济于事的,下一秒他就跌入到狂涌的风流中,混乱间手牌从指尖脱离、被卷入到淡紫色的乱流中失去了踪迹。

在高速决斗中翻板的话会直接摔掉线吗?

——这是Playmaker脑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然而料想中的剧痛并未来到,一双巨大的手掌温柔地托住了他的身体。Playmaker惊喘着睁开眼睛,身披金边墨蓝铠甲的剑士将他抱在怀里,低头与他对视,非人的金属金色眼眸闪着无机质的光芒。

只那一眼,就仿佛永恒。

(然后发现解码语者是伊格尼斯变的(bushi

评论(4)

热度(66)